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929|回复: 18

音响伴我四十年----zt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6-1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帖封很好的音乐爱好者的发烧经历,对于越来越浮躁的我们,对于真正爱好音乐的朋友是篇很值得借鉴的文章。   
音響伴我四十年
在這網上不經地有數月之久, 也結識了很多網上朋友, 日前在勾羊瘋兄疏擺之下提意試寫些音響之心?路程. 做夢也未想過會在網路上寫自己五十歲的回憶錄, 而且是以"音響"為故事的主軸.也許你會說五十歲寫回憶錄未免太早,但我得用我百病纏身還勉強撐得下去的狀況下,來完成之前對所有網兄所作過的承諾.

標題設定為 "音響伴我四十年" 看題而知要從我七歲開始? 在執筆前本想隨便寫幾套自己玩過之器材交差了事, 但凡事總有前因, 為何只喜歡某某前級?和喇叭? 總有個原因吧, 反正以年介退休之齡,空擋時候多的是, 不如就細說從頭, 由我第一次接觸音響開始.

故事開始之前先講自己, 本人姓聶,出生於香港北角,時間1958年夏天,現居美國己婚有一子一女, 離開香港十三年, 有間小餐館作為糊口, 個性:懷舊.喜歡新鮮事物兩相矛盾.

以下是我對一些器材個人看法: (大部份未擁有過, 只係偷聽過)

※我心目中最好的前10名喇叭

?Goldmund Apologue  
   Wilson Audio Grand Slamm X-I
?Magnepan MG-20
?JM Lab Grande Utopia
?Dynaudio Evidence Temptation
?Westlake Tower System
?Genesis I
?B&W Nautilus
?B&W N802
?ATC SCM100

※我心目中最好的前級擴大機.

ARC R2MKII
MBL 6010D &
Cello SUITE
Mark Levinson No.32
JEFF ROWLAND Coherence
GOLDMUND Mimesis2+
Burmester 808 MK5
Mark Levinson No.26S
PASS X-0.2
Audio Note Reference

◎至於後級因攸關與前級及喇叭效率和個性的搭配,故不作列表.



故事開始

我出生地在香港, 家中之長子有一弟, 父親是公務員, 母親是鐘點工人, 六零年初的香港生活也很清苦, 娛樂很少除了電影,大戲, 就只有收音機. 當年身?聲剛發明不久而半導體還未普及, 聽音樂只是有錢人玩意, 雖然電?以經開始出現但只是麗的呼聲獨家播送而月費不菲, 一般家庭根本無法負?. 聽電台就是當時比較大眾化的娛樂, 但當年的香港電台同商台並不多音樂節目播送, 可能是唱片有限, 大多是天空小說和粵戲等. 歐西流行曲每天只有一兩句鐘播出.
父親之受過西方教育的, 在當時聖保羅男校讀過幾年, 故此對一些西方文化也很?往, 每天電台播放英文歌時總是把音量開大, 同時他也對中國戲曲很著迷, 故此收音機成為我們家中唯一娛樂. 講來當時一部原子粒單聲收音机也不平, 聽母親說我們用了三份一之收入才能買到部英國貨, 那時候未有日本和國產, 只有英美德國牌子. 但雖然貴但也為我們一家帶來無比樂趣.

身?聲唱機

記得當年我大約七歲 讀學一年級, 有天下午父親放工回家從他面上看到他心情很是高與, 手中拿著一個好像公事箱東西把我和母親叫來, 然後小心翼翼地把這個硬箱打開, 當時我只見頂上分開兩個小箱, 中間有個圓盤,旁邊有支金?像牙刷東西.  我問母親這是什?? 她一時也答不出來但面上有不悅之神情. 後來父親經過一番整理從另一袋中拿出隻黑色碟形物體, 那時母親才知道是部唱機. 連忙問父親 家中有收音機為何又買部唱機? 父親只說了句 " 身?聲" 把我和母親弄得不明不白.  

這部手提唱機從此代替家中的收音機了, 後來我才知道這部日本制做不知名唱機價值三百元, 當時父親工錢才二百四十元一個月, 他足足用了年半時間一點一滴剩下零錢買下.  有一天父親叫我到他跟前把唱機開著, 問我兩邊喇叭是否不同聲? 我用盡耳力也聽不出來, 一臉無奈望著他, 然後父親放了隻唱片再叫我留心聽, 這次好像真有?兩邊不同聲直到中間有段火車聲由左邊喇叭走到右邊, 然後又回頭由右到左, 那是我高興得叫出來大呼神奇, 並問父親為何會這樣? 他只是微笑不答, 可能他也無從得知為何!

在接著二三年中我每天旁晚總有兩個多少時伴著父親聽音樂, 他不是古典樂迷, 但很多時聽大戲, 最多是新馬師曾...胡不歸, 萬惡淫為首 與 紅線女...召君出塞. 不到一年我全部會背, 每次我都可以跟著唱. (今天我對戲曲還是很醉心, 是受父親當時影?). 除了中國戲曲外, 還有英文歌, Connie Francies, ?王, Frank Sinatra...是每天常客, 父母也是戲迷, 西方荷李活每有新戲上影, 母親總要先睹為快, 四個人兩條票, 最經常出入之影院是北角皇都, 前坐每票一元..那是有套奇勒基?和慧雲妮主演" 亂世佳人 " 母親看了十次, 到後來父親也懶得陪坐, 母親唯有找我頂上, 還有套 " 魂斷藍橋 " 北菲碟影, 我都"被逼" 看了不知多迴. 那是未有老翻想買隻美國錄制唱片也不少錢, 但每當戲中主題曲出唱片時家中總會聲到.


山水與先鋒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 轉眼數年我已是六年級的學生, 父親也升了級(官級)生活有了些微改善, 但是那套手提唱機依然每天都忙著, 但我此終沒有機會踫過它, 因每當父親上班時總把它放在框頂最高處提防我攪壞. 看來他真是很愛借這部手提箱.  當時社會經濟開始起步, 制造業如雨後春筍,工廠林立. 而我家也由從前出租閣樓搬到七姐妹道政府宿舍, 地方較大而四面再不是板牆, 播放唱機也可以盡情開大. 還有一個重大突破是無線電視啟播, 從此收看電視無須付費, 但當時電?並不平.分西德機和日本機兩大種類, 有金章牌, 美施, 西門子..日本就 NEC, 樂聲. Sony都未出現. 隨著社會生活質素提高, 一些消費品開始在市面浮現, 其中音響以日本牌子最為大眾接受..山水 Sansui 和 先鋒 Pioneer 是最先打入香港市場. 各有爰好者. 父親自從搬到宿舍後不知那裹弄來套先鋒, 型?好像是404.但未見喇叭只有擴音連收音(Receiver)原來當時原裝喇叭體積很大家中無法容下, 故此自配喇叭.  父親帶著我每次到皇都戲院商場內地庫有間無線電器行有代客定做喇叭服務, 他和內裹師父總是指手劃?地說, 又睇木板, 喇叭單元, 說個半天..幾過數次到訪後父親總算可以提著對大約二呎乘一呎木箱回家. 興高采烈地試放著不同位置然後又坐在中央, 一時搖頭唉氣, 一時又滿面笑容還叫我和弟弟各抱一隻喇叭站在前面做其人肉喇叭腳. 幾經折騰之後總算找到合適位置, 又開始他的音樂世界. 我有個姨丈他是用山水receiver的,每次他都和我父親見面都說了半天HiFi經,有次還鬧交收場.
由於這套先鋒組合再不能好像從前手提箱式可以放在高處, 只能放置在固定位置, 嘿...我開始可以試下自己開機感受, 雖然父親一再釘足不得亂踫, 但也不能阻止我自選音樂衝動. 每當父親上班時總愛開著收音機聽下午音樂, 最喜愛聽陳任和俞琤做節目, 邊做功課邊聽歌, 但此終無?私放唱片.直至我自購第一隻唱片......

我的第一隻唱片

時間大約1971年, 我就讀中一於北角名園街之威靈頓中學,人稱威記, 記得那年有套英國電影叫 “兩小無猜 “ Melody 同學們都議論??戲中男主角叫麥李斯德, 和真懷
德, 尢其女同學更用他的海報包書面. 當時我只有十三歲很想找個女同學一起看這套電影, 奈何無此?量開口唯有獨自一人去灣仔東方戲院睇+二?半. 情節倒是一般但戲
中插曲就令我很陶醉, 但當時並不知BeeGee為何物, 直到有日在電視上看到有個叫Tom Jone英國歌唱節目, 中間有些特別嘉賓表演, 聽到有三個叫BeeGee Brother 唱
Melody 中歌曲, 連忙寫下其樂隊名稱跑到唱片店中尋找, 最後找到了張英國出品之Melody原聲大碟高興得很但看看價錢..要近三+元. 身上連三元都唔夠, 唯有乖乖放
原處.
當時我每天零用錢只有一元, 放假無須返學就連一元都無. 但很想買..唯有每天剩下五毫.足足等了兩個多月才夠錢買. 當抱著唱片回家時那種心情真是又高興又緊張.
但從未碰遇父親的唱盤, 手拿著唱片眼光光看著轉盤, 幾次想動手但又不知從何入手但這一切都給母親看在眼裹, 那天晚上把這些事都告訢父親, 當時我正在浴室中, 突
然聽到外面傳來我渴望以久的歌聲 “In the morning” 大碟第一首. 我高興得馬上衝出浴室身上還留著肥皂呢.

父親笑著叫我到他跟前, 開始教我如何使用轉盤, 怎分33和45轉速度, 起落唱臂之手勢, 擴音機上應該之音調. 這是說父親默許我分享他的至愛. 我想如果當天硬著動手,開唱盤 ! 情?可能是相反也有可能今天我不會在這寫這個題目.

超級破壞王

從那天開始白天我是這套先鋒組合的主管, 連母親想聽靜婷, 潘迪華, 同帝女花都要由我來操控. 同時在有些同學裹興起歐西英文歌熱, 除了BeeGee外, 還有Cliff Richard, Eilton John
Simon & Garfunkei,  John Denver...等. 並互相交換唱片聆聽. 但我只有一千零一隻, 起初還可以換來幾隻回家聽聽, 但人家見你總是來來去去只有隻Melody, 雖然很受歡迎但也不能支掙
很久. 後來同學相告在馬?道乾貨市場中有五元一隻英文碟出售, 把我嚇了一跳.心想前幾個月要三十元一隻英文大碟為何一下變成五元呀. 放學後速速趕往查個明白..呀是真呀, 封面完
全一樣, 內容也是一樣..為何? 老板只是說特價貨, 一大堆連黃毛小子都唔信之理由. 心想管它嗎? 反正平宜就掂啦, 以後不用餓著肚剩錢買唱片.

馬上飛奔回家取了全部家產二十元, 本來還要捱多大半個月才夠三十元買我第二隻唱片, 現在一下子可買四隻,這回樂透了.  高高興用十元買了兩隻唱片, Sound Of Silence 同 America Pie.  放在盤上準備爆機, 音樂放出..唔..有些不同,音量很細要加大音壓, 用整個下午聽完兩隻唱片, 但心中有些說不出的感覺, 與平常父親播片之感覺很不同, 但硬是說不出是何不對, 當父親回家後很自豪地告訴他我只用五元買到平時三十元唱片, 還放出來給他聽, 但他反問我有無覺得不對勁. 我說好像同平時聽有?出入, 不很悅耳, 聽久了會生厭. 他連忙道出這不是原裝母帶錄制, 是翻板貨還是單聲道Mono. 還說了些錄音和制造唱片程序, 但我卻一點也聽不進耳.  心想反正它會發?便可,最重要是平宜.

如事者我每月總買兩隻唱片, 數目也不斷增加. 有一天出事了..當我聽得興高采列時, 不知為何音樂停滯不前? 總是停留在某個段落中, 於是用手推唱臂想幫它運行, 但不知為何聽到喇叭
發出尖尖刮聲, 再望望唱針..斷了.  這下把我嚇得魂飛魄散. 在驚魂未定之際剛巧父親回家..心想死啦, 一定遂出家門. 經過父親查看之後, 唱針報消, 喇叭高音也消掉, 其中一?連分音器也廢了.  這下完了,把父親心愛之物弄壞.  那天晚上父親沒發一言, 只是忙著拆下喇叭單元和唱臂準備拿去修理. 我整夜在?上無法入睡, 心中很是難過.

連續兩天父親沒有和我說話, 我知道他是很心痛, 晚上靜靜向母親打探, 但她只問了我一句話: 你有否向父親道歉. 這時我才發覺我自己也沒和父親說過一句話, 此時只有硬著頭皮走到露臺向父親道歉, 但話都未開口, 父親卻說..下次小心啦, 去睡吧, 很晚啦明天要返學. 當時我心中也很激動, 差?哭出來, 過去兩天屈在心中的不安一掃而空.

天亮醒來本來準備上學, 但發覺整套HiFi組合不見了, 父親也不在. 心中老覺奇怪. 兩天後下午.有人送了幾個大箱到家, 我看見箱外寫著 "山水音?" Sansui Audio字樣. 父親拆箱後我才知道這是部Sansui 擴音機, 一對Hugo喇叭, 一部Akai 錄音卡式機, 和一台西德造"根德"石英唱盤. 我站在旁邊看得目定口呆. 父親足足用了半天時間拉線, 安庄唱頭..等. 忙了半天開聲啦..我當堂呆往, 這是我從未聽過之聲音, hugo喇叭好細緻, 好舒服, 低音很沉, 它的外形大約高二呎, 深呎來, 面網銀色金?, 不能打開, 音箱用密封式, 重量也很高. 則面用桃木板, 外形很高貴.內有保護線路,再怕燒單元. 至於台西德根德牌石英唱盤就更加正, 全自動起臂回臂, 石英定速, 重量驚人, 配Shure唱頭. 另外台山水擴音連收音, 每?120W內置phono和自動追台, 而部雅佳牌卡式錄音机, 同選?帶, ?帶和普通錄音帶,這全部都之當時中價市場之高級出品. 音色很悅耳就算在大音量下也絕不吵耳, 連母親也說好音色.

後來我知道這套組合除了父親喜歡外也是為我己買. 尢其唱盤可謂不經人手落臂, 只要按33 或 45 它便會全自動, 但父親用嚴勵語氣跟我說." 不能播翻板唱片 ", 從此之後我改行玩卡式帶, 但依舊買平價帶五元兩盒, 結果部Akai 不出一年也要回廠修理.

第一次的約會

轉眼又兩年, 我己經升讀中三, 過去兩年中家中那套 "高級音響 倒也相安無事, 但父親從此很少到電器店內看器材, 因當時很多音響 組合都在一般電器鋪內出售, 連同家庭電器一起售賣,我們開始去一些影音專門店, 那時不在旺角而是在銅鑼灣一帶, 主要位於怡和街近大丸百貨, 豪華戲院附近. 山水和先鋒陳列室就在松板屋對面. 每星期天父親總帶著我和弟弟在皇都戲院後面天寶茶樓欽茶,然後步行經過維多利亞公園到達銅鑼灣浦音響店. 一般這些影音店主要是日本貨, 很多新興牌子相繼進入香港市場, 如Sony, Luxman, Marantz, Teac, Akai 等, 主要是套?組合, 唱盤, 擴音連收音, 卡式錄音機, 喇叭..有些連同EQ(分衡器).  當時由於卡式錄音機非常風行, 主要是拜廣東歌與起, 許冠傑, 仙杜拉, (啼笑姻緣), 麗莎(分飛燕), 鄭錦昌..等. 每當夜慕底垂時在港澳碼頭新墳地一帶夜市, 這些歌都彼起此落, 每盒五元. 由於播放方便很快成為香港人家中必備電器, 但很多都是手提式, 但這些音響 出售的是高級卡式坐, 需要連同擴大器一同使用.  父親經常留連這些店鋪也只是觀看而以, 從來就?有買過任何器材. 有時候我留意他看一件器材很多次, 那是部卷帶式錄音機, 牌子是Sony 售價是1200元, 那是很多錢呀,以當時太安樓(西灣河)一層高樓單位售價二萬四千元來算, 這部Sony卷帶式錄音機己是一層洋樓之百份之五. 故此父親每次經過這間位於豪華戲院後街之音?店時,總是走進看看但也只是空手而回. 有次我問父親家中不是有部Akai卡式機為何想買這部卷帶式, 他說卷帶式之音帶比卡式帶寬, 在錄音和重播時會傳真很多, 由於卡式帶受到很多限制, 膠帶之質素遠遠不及卷帶, 這是從前專業錄音室專用器材, 錄制唱片也是從這些母帶中抽錄, 但專業用之母帶更寬, 現在在市面出售之家用卷帶式錄音機與專業用的有所不同, 但音質可以同唱片接近.

在校中從前之英文歌星熱潮一下子變了, Sam Hui and Lotus(蓮花樂隊), Terry Robin and the Payboy, 當年葉振棠與Eilsa Chan有隊New Topnotes, 大L 之Jade(玉石樂隊)都相繼出現, 同學們都各有所好,還準備前去電視台參觀. 那是我還是外國歌星擁戴者, 但也漸慚聽起些比較Rock味重之樂隊. Queen, Chicago, Eagle 這些都是比較大形Band, 樂器演奏部份很出色. 所以我與大部份同學是有點距離. 但我不是唯一的一個...其中有位女同學叫Daisy, 她也是另類, 不過是古典類別. 有次當其他人議論去不去電視台參觀許冠傑之際, 這位Daisy走到我旁問為何我獨自一個, 我說他們很 "商業化" 亳無藝術成份, 這位女同學立刻眼前一亮說" 會講他們商業化, 你都有些藝術修養" ! 其實說這些本土樂隊商業化是我父親, 每次電視播他們節目時他都這樣講, 我只是隨口照講估唔到帶來我人生第一次與異性約會.

這是個美麗誤會, 音樂商業化到底何解, 當年我真是不太知道, 而這位女同學竟然把我看成音樂修養很高之人, 還主動約我週未到大會堂聽香港青少年管絃樂團演出. 這還了得! 連忙回家惡補, 找來我的音樂老師" 我老豆" 希望臨急抱佛腳, 但我連怎樣問, 如何問都不會, 只怨平時不用功從來就不深究音樂特質, 類別, 背景..等. 心想算吧就算過得今天明天一樣穿煲不如聽其自然..週未星期六我依約在大會堂低座等候, 只見Daisy穿套長裙高跟鞋挽著手袋前來赴約..而我只穿上西衭T-Shirt但總算有穿皮鞋. 只見她臉上有?不太高與神色, 但咀上也沒說話. 然後開始步入演奏聽, 我開始覺得有些不對但一時間講唔出, 直至行到入口查票時那個小姐望了我一眼, 又望了我對皮鞋一會好像想講些說話但又難於開口, 那時我才猛然發覺在場所有男仕都穿上西服結領呔, 我是唯一穿上T-Shirt的一個. 這時我卻有點不知所向, 該入場還是離開..突然我感覺有隻很柔軟的手握著我, 還輕拉了我一把說" 夠鐘啦..that ok ! " 我腦中只有空白一片任由她拉我進場, 到坐下之前我連話都唔敢講, 手心冒汗.  在演奏前Daisy略為講解這是什?曲目, 但我一句也聽不進耳, 就連眼也不敢望她一個正面. 最後只穩約聽到她說中途最好不要離座和說話, 我只有點頭.

演奏開始, 全體鼓掌我也跟著吧...大約十多分鐘後我開始心情平靜, 台上有位年青女子吹單奏黃管, 很柔很舒服好像這些音調幫我平伏心跳, 繼且絃樂相繼加入, 對我這個第一次聽古典樂來講..說真感覺很新鮮, 也沒有不耐煩, 相反地把我崩緊肌肉漸漸放鬆, 當動態撲面時我全身毛管直立, 雙拳緊握..忽然耳邊有輕語如蘭.."Relax...." 呵氣入耳..我頓時全身酥軟,連手指也無力移動.  演奏全程個多小時在完畢時全場起立拍掌達五分鍾, 我也只好照做.

當離開會場步行到卜公碼頭途中, Daisy問"第一次聽演奏會感覺如何? " 我只有一面無奈地道出前因後果, 她微笑地聽著, 有時點頭, 有時掩咀大笑...說了句 "知道啦..Good Night " 登上的士去.  我獨自乘電車回家, 在途中眼觀微月心中卻想...我這位女同學是出身音樂世家, 家中獨女, 父親是香港管絃樂團成員, 母親是庇利羅氏中學音樂教師, Daisy也是鋼琴高手, 父母管教很嚴, 平常她談話舉動很溫嫻, 語氣文雅, 聲音總是很細, 聽她講家中沒有電視, 如果當年不是李小龍逝世, 她可能連李小龍是誰都不知.

回到家中接近十點多, 還有燈光,原來父親未睡, 明天是週日吧..看見正埋頭弄些電線之類..在看看框中央....呵!!! Sony 卷帶式錄音機...父親終於帶它回家. 他說現在不能聽, 要錄歌呀, 空帶不會發聲. 看見父親拿著他喜愛香片茶坐在他平日的"寶座",眼望這部Sony之神情...在多年後我才能夠親身體會.  我也沖了杯香片坐在父親旁邊..問他: 點解從末聽過你聽古典音樂?很難聽嗎? 他呆了一會, 喝口茶..說: 是古典音樂沒看上他...只是 沒踫上, 不是喜歡不喜歡問題. 是無緣份.  他還說從來不抗拒任何音樂, 粵曲, 英文中文歌, 輕音樂...只要是遇上令他舒服便聽下去, 有些同結識女仔感覺, 有如一見鍾情.  古典音樂是音樂正宗, 一經迷上可以伴你一生.
隨緣吧...不要?逼自己去聽那種類型音樂, 如果因此而生厭會終生都避開它, 會適得其反.  聽後我是似懂非懂...直到我三十歲後才真正明白.

迷失的歲月

晚上思潮起伏無法安枕, 一個約會, 驚, 喜, 羞, 愧, 在兩個小時內發生於一個十五歲少年身上, 怎能不刻骨銘心, 這個晚上一直留在我腦海中三十多年至今都未能忘記, 每當家中的喇叭播出古典樂章時, 又重新勾起這?滴回憶. 如果問我是否心儀這位女同學, 並不是, 我沒有那種感覺, 只不過是少年情懷吧.  幾個月後她也跟隨父母移民英國, 還進入了英國皇家藝術學院.


父親的新玩物Sony卷帶式錄音機令他愛不惜手, 每逢週日父子二人總是留連在偉倫唱片鋪, 以每首歌四毫子的價錢叫老板娘幫我們錄在卷帶上, 父親挑他的卷帶, 我錄我的卡式帶, 各自精采. 而我也開始喜歡些有水準的錄音制作, 當中很多是日本歌手, 澤田研二, 西城秀樹, 谷材新司, 玉置浩二..反以對當時得令的?拿, 林子祥, 陳秋霞不感興趣. 父親也同意當時日本的錄音技術是世界一流.  自從父親的音響組合開播之後, 家中訪客突然多了, 很多是鄰居, 父親的同事. 每次總是帶備啤酒到訪, 對這套音響評頭品足, 特別是那部卷帶機更加讚不絕口, 還相請父親作監聽, 因為他們也想買套一樣的.  當年父親也算影音先驅, 在整個宿舍近百?中, 我們是最早有電視, HiFi, 電話.  當無線轉用彩色播送時我們己經從前用的NEC黑白換成西門子彩色機.   有次我問母親為何容許父親花錢? 她說...父親不酒, 不賭, 不嫖. 聽音欒是他唯一?好. 每個女人都希望丈夫放工馬上回家, 音響也只能在家中享受.  為何不許? 而且父親也答應那部Sony卷帶機之後再不升級器材.  父親真的做到, 這組合一聽就二十年, 直到我送他另一套但父親依然保留那部Sony卷帶錄音機到今天.

轉眼又幾年, 一九七六年我剛會考, 除了中文外全部?梯, 父母也沒有責怪但自己卻不好過. 其實當年有中五程度考份政府工也可以, 但英文肥佬就有點困難, 如果硬要也可托父親的人面相信無問題, 但我不喜歡刻板式的工作也不想父親開口求人, 他經常自豪地說他這生人從不欠人情也不隨便開口求人, 我不想父親破這個例.  但兩年後父親終於破例托人事保我弟弟入了緝私隊.   而我經由我姨丈( 玩山水機和我父親吵咀那個 ) 介紹到他公司於?魚涌的維修部當學徒, 是代理美國GM(General Motor)柴油機的香港分部. 跟隨當年金牌司儀何守信的父親何萼學師.  此人大約六十歲, 平易近人, 比較傳統舊派風格, 自十歲開始從洗衫,打雜學起, 經過四十多年才成為註廠大師父, 連美國GM也要派員前來為他監定專業資格.  其實我有此機會能跟隨何師父學藝是我的福份, 而且我和他也很投契, 一老一少無所不談....但不到一年我便請辭 !  我有個拍拖兩年多的女友, 一向感情很好. 但不知如何離我以去, 毫無先兆, 及後收到她給我的信說因為我身上的柴油味使她皮膚敏感, 無法忍受, 不能交住下去.  她連打電話給我的勇氣都無, 草草幾行字就了斷多年感情. 加上何師父的一番話更加令我如掉進谷底.  他很認真地說...聶仔...我不能再教你, 我說何解?  因為我心神不定, 意志不堅, 耐性不夠, 從不用心...而且他說我性格不宜做此行, 應該到外面走走, 這類刻板工作只會浪費時間.  我知他是?我好, 他觀人入微, 能如此語重深長, 我那有不信之理.  ?且我真是不點討厭這股氣味, 它令我失去女朋友. 也令我自尊受傷. 唯有向姨丈吱唔交待後, 向何師父辭別.   ( 這次離開也做就了跟著十多年與音響不解之緣. )

一套 "週未狂熱 " Saterday Night Fever 令無數年青人瘋狂, 大少Disco應運而生, 我沒有再找工作, 終日留連在Disco, 晚晚夜歸有時清晨才回家, 爛醉如泥, 明朝醒來以是下午時份. 如事者個多月, 母親很是?心, 每次想和我說話, 我倒裝睡台繻G意避開. 母親唯有向父親施壓要他找我好好談談.  而我每當他們睡後才回家, 上班後才出街.  有一天父親再忍不住, 請了半天假早些回家, 剛巧和我踫個正著.  我知道是無法避開, 父子二人到樓下排擋飲咖啡.  父親問我發生何事? 為何如此放任...我只是低頭不語.  他說如果有事情自己解不開, 就要讓別人幫忙. 自我放縱只會令問題更嚴重.  我問父親有失意過嗎? 他想了一會說....當然有而且經常心情低落. 工作量高, 壓力大, 上司責罵. 但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 生活總是要過, 人生本來是不完美, 有不如意之時才覺得意之可貴. 多少偉大的曲目, 音樂, 詩詞都是作者在最失意時的作品. 完美的人生是要有缺陷的.  我問父親如何釋放心中屈結, 他說人人不同, 有人放工回家把家人拿來出氣, 有人留連酒吧..(我頭垂得更底), 而我是回家開著音樂由它幫我洗?心情, 二十年來一樣.  他還說:  我從少跟他學聽音樂, 以有十多年吧...你應該知道美妙動人的音色是不完美的,是有缺陷的. 過份乾淨的音色是不動聽, 乏味的.  人生也是一樣, 你才剛二十歲不到, 前面難題多的是.  積極面對吧.     我獨自一人留下沉思父親的一番話...會考失敗, 工作失利, 女友離我而去....其實也不算是什?, 比起那些不幸之人, 這些微失意算是高頻中的一點點失真和殘?吧. 這才好聽呢....漸覺海?天空, 兩肩空無一物.


 楼主| 发表于 2009-6-1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黃金十年 之 偷聽的歲月

自從因為工作性質使我失去女友後便?心想找份寫字樓工作, 希望有朝一天能西穿裝領呔上班, 所以拼命只找中區的工種, 但毫無工作經驗, 英文肥佬, 不會打字, 部記,等寫字樓的實作經驗, 只能當"寫字樓助理" 俗稱後生 Office Boy. 最後一間大型時裝製造商於中區office請了我, 月薪五百元, 朝九晚五. 地點在萬邦行, 中區皇后戲院旁,永安百貨樓上(當年地點). 公司很大除了我還有另一名Office Girl. 她只做室內工作而我是外勤. 每天去銀行, 工商處, 船公司, 郵局.   上班第一天走到樓下大堂..很高貴全數十部升降機, 內裹還有音樂, 剛巧又近聖?, 不斷播送美妙悅耳的聖?歌...White Christmas, 是冰哥羅氏比.  

進入公司在人事部交待了一切後, 來到我屬的部門"出口部" 見過主管, 他姓陳名孫是會計主任, 人稱"神算"是他的名字陳孫同音, 但背後人多叫他做"算爆". 他管公司一切開支連船務部都歸他理, 中層職員中算他最老資格. 年紀大的五十歲從後生做到會計, 平常很少說話但一開口就口吃. 與我共事有位女孩約十八歲, 剛畢業比我先到三個月, 負責辦工室內的文件影印和部門間之文書, 因為全公司分三層樓, 那時還未有電腦故需要用人手作內部文件住來, 她有?似當時電視藝員呂有慧..架上銀邊眼鏡, 外表很斯文也很有?. 名叫Belen 姓伍.(她就是我現在的太太, 我在這討論區內用的名字也是她約英文名belen加上我的姓Lip...belenlip.. 她與音樂和音?拉不上半點相干, 故此不會在以後的故事中詳述她.)

另外有位約二十多歲男性名周少聰, 以前是做我的位置但因為公司提升作為檢貨員, 故此由我來頂替他原來位置.  第一個星期由他來帶我到外面熟習, 我只跟著他便是...當日下午與他在外勤工作...這個人說話很多, 在公司內當了三年跑街, 但由於天性懶散, 經過數次面試和內部考試都未能升職但他也樂於當名外勤後生, 說是舒服無壓力.  經他講解所有工作程序後他帶我到在招隆街永樂園旁邊近地庫內一個俗稱"蛇竇"茶餐室. 很多在中區行走的後生都在此聚腳. 周少聰是這裹的常客, 這裹有外圍馬, 狗. 有時還在後面Store Room有兩?麻雀.  當我們坐下叫過茶點後, 他跟我說公司內那個長這個短..特別叫我小心"神算" 說他為人陰濕, 有乜差錯比他捉到實死.  又說在外工作時不要太早回公司, 就算手上公作完成也要等夠時間才現身, 寧願留連在百貨公司.  還列出些"應該標準"行程時間, 例如去工商處要一小時, 到領事館申請C.O要四十五分鐘..等.  我這時知道如果我時間上快過他從前的話, "神算" 會向佢秋後算帳.  不用說這餐茶是我找數.

跟了周少聰幾天, 應該要去的地方也到過, 而這天也是最後一天跟他. 明天開始要自己獨自工作. 在中午我請他食鈑算是多謝他多日來教導. 他說下午帶我去個舒服地方,有冷暖氣供應和高級享受, 最好用來消磨"多餘" 時間. 我問是否戲院? 他說: 免費仲有茶?招侍..!  是日下午兩人速速完成工作, 周少聰打了個電話然後到蛇竇拿些奶茶三文治還買了我一份說有人請客. 來到位在德輔道中恆生?行總行旁大昌行地庫內, 我跟著他來到一個燈光比較暗的地室, 馬上有位年輕男子與周少聰打招呼. 原來這裹是大昌行代理音?陳列室, 每天下午中飯過後很少人到訪, 內裏?修豪華, 地方很寬大約有千呎空間. 主要是陳列大昌行旗下代理之音?產品. 周少聰的表哥在此當營業員, 而經常托周少聰買外賣下午茶, 因為他們不能離開公司, 如果打電話叫外賣又怕樓上售車(Honda)部經理見到, 故此只有靠外面帶來.  經過介紹, 陳列室中有三人, 兩男一女, 周之表哥是個普通售貨員名叫Jack, 另外有位女的叫Irene也是售貨. 最後年紀較長大約三十多歲叫陳炳文, 人稱 "炳文" (鄉下發音, 同大鄉里譚炳文角色一樣叫法). 他是資深音?從業員, 對大昌旗下的音?撩如指掌, 口才非常出色. 應該是陳列室中的老大.  由於周少聰升任檢貨員故此不能再為他們供應下午茶, 因此這個責任交給我. 起初我有被利用感覺..但經過炳文一番咀頭之後也乖乖答應...條件是每次我都可以為自己叫份茶點, 除了中午飯和放工時間可以隨時到陳列室內蛇王, 內裹器材除了唱盤組合外, 任我控制. 喜歡何種音樂自我挑選. 如此厚待那有不答應之理..只要每天下午三?前打電話到此落單, 在三?半前送到便可, 有時還有小費.


自此之後每天到總會在大昌行陳列室內留連一會, 起初大家不是太熟只放下食物收過錢後便馬上離開, 但時間過了幾個星期後而且聖?後客人不多, 故此我可以逗留有半個鐘, 開始留意裹面的陳列品, 天朗(Tannoy) 和 Mordaunt Short 英國喇叭, 金嗓子 (Accuphase) 日本擴音機, 第一(Teac) 日本錄音機, 高度風 ( Ortofon ) 唱頭. 品種也不算太多, 日常多是播放收音機或卡式帶, 除非客人有特別要求, 一般那套唱盤組合很少用上, 但也不之什?好貨色, Teac 其中較高擋型?. 在云云牌子中以天朗喇叭配金嗓子前後級和都頂級Teac卡式機或卷帶機作為演示系?.  天朗之於四十年代制造單元開始, 及後於五零年後才生產音箱式喇叭, 其十五吋Dual Concentric 單元成為它的成名之作. 當時在陳列室中有很多款式如Oxford, Cambridge, Eaton, Buckingham, 多以英國地方名命名, 但都屬於中小形喇叭.  而金嗓子是當時日本國寶級器材, 合併擴大機有E202. E303 , 前級有C200, C200X 和最新C280. 但後級陣容?大, 震店之寶M-100 純A Mono 100W, P-400, P300X, P260 和M-60 單?道300WX2.  而第一音?主要主產錄音糸?, 卡式和卷帶式 和些中價組合. 其中以卷帶機最為出色. 高度風 Ortofon 是丹麥唱頭, 與當時日本光悅齊名, 一是MC而光悅為MM頭.  

在陳列室內很多時下午都很少來客, 我有次問炳文這些器材算頂級嗎? 他望望周圍才細?說...差得遠. Accuphase 的後級還勉?可以, 但前級就不敢恭為. Ortofon是好唱頭但這裹沒有合格的盤和臂, Teac 的卷帶式錄音機和歐洲的Revox, Tangberg. 相距甚遠. 而現在位終陳列室內之天朗喇叭型號之合一般家用. 其天王級" 西敏寺" Westminster, Edinburgh 和 Guy R Fountain Memory 都未運到此.  我一直留心聽著炳文如數家珍地說出個中長短, 真叫人對他專業知識佩服.
 楼主| 发表于 2009-6-1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黃金十年 之 偷聽的歲月(二)

轉眼聖?過後農曆新年也快到, 在這辦工室內工作倒也很輕鬆. 有天中午過後如常打電話比炳文, 但他說這幾天不要送下午茶過來, 因為他們的頂頭上司這幾天會到訪, 話說英國天朗喇叭會在陳列室內攪Show...有空可以落去睇下.  幾天之後下午走到陳列室中只見人山人海, 又有酒會又有記者, 原來天朗運來香港第一對西敏寺(Westminster)喇叭在陳列室展出. 定價二十萬貴過當時大昌行代理的本田車. 本來想一睹這對喇叭風采但人潮太多根本無法進去. 唯有改天再來吧.  一星期後炳文打電話來問我下午可否有空他帶我去見識下何謂頂級器材, 於是約同在雪廠街荷蘭行門口等. 相見後前往位於都爹利街的一座商業大廈內. 他說這間陳列室中的器材是世界頂尖一流, 任何一件都是價值不菲, 這就是" 別超 ".  我問炳文為何到此? 只為?觀? 他說這次來別超是為公事. 須便帶我見識何謂Hi Fi. 事因對天朗西敏寺放在陳列室中試音, 但大昌並無合格的音源, 而廠方代表極為不滿, 點名要求用英國唱盤Linn Sondek LP12 作音源唯有向別超借用.  

進入別超陳列室給人很優雅的感覺, 當炳文與別超經理借盤時我走進了一間約二百來呎而房間, 前面放了一對板形喇叭, 像屏風但會發音. 那種聲音很特別很舒服令人有忘卻煩腦的感覺, 聲音很溫暖, 堂音很好,那一種被聲音包圍的感覺真的很難形容, 中音豐潤. 飽滿多汁, 帶一點甜味, 聽像單個女聲或小編制的音樂特別好聽, 最低的低音部份就量感覺得不是很夠, 但也是偏軟的頃向, 解析力在中高部份是不錯, 高音還好, 中低以下就有一點勉強, 極低的部份就不用說了, 音場的寬,深度都適中, 我問炳文此物為何? Magnepan MG, 平面振膜發聲,不用插電, 但也極難擺位, 對空間要求極高. 我問是最好的喇叭嗎? 他說也不是, 它有其弱點, 低頻不足但又不易配上超低喇叭, 因為兩者其本設計有別, 相位就更難配合. 用此喇叭之人要地方就大, 樓低高, 冷氣長開不然內裹振膜會因潮濕壞掉.  還有它對後級挑剔很大, 廠方是說4ohm阻抗但經常掉到2ohm. 後級質素不足隨時有消機可能.  最為人氣結的是它可以因為室內?度和濕度改變而有不同表現. 但如果能夠馴服它的話, 這可能是最靚聲的喇叭之一. 我問...但它的低頻不足如何稱上全能表現呢? 炳文笑說這也是他迷人之處, 因為屏風喇叭可以加減, 有人用一對, 也可用兩對. 只要振膜足夠低頻自然而生, 而且非常凌勵. 但要用上電子分音就非一般人可以應付.  如果要他挑選此類振膜型喇叭, 他寧願要靜電喇叭...靜電? 是何物? 他說要趕回陳列室 Set Up 個 Linn 盤有空才解釋吧.

黃金十年 之 偷聽的歲月(三)


離開別超後與炳文約定明天到陳列室再會, 回家途中腦海不斷浮現剛才的畫面, 那女聲的親近尤如並膝而坐般的感覺, 但每當想到錢的問題就如冷水照頭淋, 想我每月的薪金連買對喇叭線都要等一年何?...唉! 回家後父親正在聽他的輕音樂, 喝著熱熱的香片茶, 手指還輕拍著拍子, 極為陶醉. 脕飯過後與父親坐在露台憶述今天的形景, 我還潻了些酣油, 眉飛色舞地說那對喇叭的如何動聽, 如何迷人.  父親只聽不語, 我問他為何上次之後沒有再更換器材, 是否很滿意現在的組合? 父親反問我..家中的音?與你今日所見所聽又如何比較? 我面有難色地說..天堂與地獄. 父親笑說..連你這黃毛小子都能分辦, 我又為何會不知? 但知又能如何, 看這小小斗室不論如何高級器材也是枉然. 聲音有其物理定律, 當其中條件不附合這定律的規條, 我們只能聽到聲但聽不到其形. 一切頂級音?器材目的是希望能重播與現場一樣的?果, 但當環境連對喇叭都只能放在組合柜頂上的時候. 其他都不用想了.  可能你會問..搬到大屋一切問題解?...聽音樂不是生命的全部, 還有更多比它更重要事. 當你有責任在身時很多事你都要妥?. 一套完美的音?是的確能夠重播出美妙而傳真的音樂, 但過份注重音?只能把你的注意力放在音?而不是音樂, 當音?稍有不稱心便悶悶不樂, 終日想著如何補救, 好何改進. 但當問題解?後又想更上一層樓. 四週張羅那樣器材更精進, 這樣就根本不是享受, 而更能斷言抱著這種心態的人一年當中根本沒有幾次能把整張碟由頭聽到尾.  我看見父親有點激動..便試探著問..你呢? 心裹何有動過 ! 他說....有, 常常都有..但是很久之前的事. 當家中開始有點積畜時就常常想著更換器材, 但每次都給你母親阻止, 她有她的道理, 當我冷靜下來總是覺得她對. 唯有乖乖的聽音樂, 什?音場,定位, 現場感...托到九霄雲外. 起初很不是滋味但這?多年早以習慣, 我還很享受呢.  如果不是多年前你弄壞喇叭和唱盤你母親還不許我更換....父子二人相對而笑.

中午過後草草趕完手上工作便跑到陳列室, 當到達通往地庫的入口時以經聽到陣陣鼓聲, 炳文見到我馬上拉我到中央的椅上. 當我稍一定神之後只見前面一對如會豐銀行門口的銅獅子般的喇叭發出陣陣獅吼, 不管音色如何單是這種攝人氣勢以經便把我嚇呆.  這對天朗西敏寺是用上天朗賴以成名的同軸十五吋喇叭單體. 構造簡單,具有線性的對稱與方向性、 失真低,音像準確等優點。為了得到足夠的低音,Tannoy不斷在尺寸上加碼,最後把38公分 的同軸單體運用在Westminster 等頂級喇叭上,可產生相當深沈的低頻。 外形非常典雅, 做工一流. 不要以為龐大身形會感到難推, 它的靈敏度達99db. 在日本己非常受歡迎很多用家都只用Mcintosh幾十亙的?機也有很好表現. 炳文說金嗓子的M-100很合推但前級就?差人意, Linn的唱盤組合加上高度風的唱頭如果有部夠水準的前級, Westminster的表現不只如此.  我問炳文前置真的這樣重要嗎? 他說...重要, 非常重要. 它如人的腦, 後級如人的心室. 心臟弱則力不從心, 腦袋弱則表現呆滯.  它控制後級而後級控制喇叭. 後者只是工具聽命於前置的擺佈, 一部設計精密的前置擴大器會把音源重新安排, 調和, 作適當放大和剪修. 後級只是把前置的任務擴大, 好的後級擴大器會把前級交來的任務做到最低失真和保持其完整性, 然後交到喇叭身上. 而喇叭會因其本身的特性重播後級傳來的訊號. 好的喇叭是能把失真率降到最低的形?下重播音樂. 其中由源頭到喇叭單元振膜之間所經的路線何其復雜, 變化極多.  好的喇叭, 後級並不難找...但一部完美的前置放大器則不多見, 尤其內置唱頭放大線路就更難遇上.
日本制造的音?極其量只能到B級的水平, 以金嗓子的聲名就是沒法設計出一部帶有感性而機器.  

再仔細聽這對喇叭?柔的一面, 與昨天的屏風喇叭是?種性格, 一個含羞, 一個豪放.  炳文改放錄音機作音源, 整個音場馬上失掉, 樂器與人聲之間不感到有距離和層次. 前面只覺聲而不覺形, 血肉濛糊.  逗留約半個鐘後便速速趕回公司.  原來神算四週圍?我, 我心想今次有難, 可能蛇王比佢知道?  但見到他滿面笑容地說....聶仔, 都做?有半年, 覺得掂? 有無意思轉換?環境 ! 我心想..死啦..炒硬..!    

黃金十年 之 偷聽的歲月 (四) 

聽完神算問D敢嘅問題都唔知點答好, 唯有話而家做得幾好, 都好開心無乜唔慣呀..原來生產部想揾個幫手都係出街跑腿不過就多D嘢學, 問我有無興趣, 人工加二百. 我真係唔敢相信神算會噤好死...正在考慮時,佢話公司會有課程比我讀如果內部考驗合格會有再升職機會.  重駛考慮? 快快答應. 離開神算間房心裹總係覺得佢有D唔妥, 跟往個幾星期神算對我不知幾好口, 聶仔前聶仔後..以前叫我做"亞边個..同我做乜.." 事實証明我依種感覺無錯.  有日放工前神算叫我留底話有嘢同我講, 原來佢係外邊有幾份秘撈, 幫D私人細公司做數, 需要人幫佢做信差, 日間出外時順便做埋佢D嘢, 問我肯唔肯幫手, 每月比返兩百,我想又可以嫌多D, 遲返又唔駛驚何樂而不為? 馬上應承.  但從此就比較少到炳文處坐, 重以為今後無靚HiFi聽, 點知唔係! 嚟緊果D重正....

神算外面啲秘撈都係小型一人公司, 請唔起會計, 花少少錢揾個part time 做吓日常來住賬目, 有上環海味鋪, 快餐店, 貿易公司, 保險經紀..真係山大斬埋有柴, 每間收兩百至五百, 條數真係好和味, 每月只係比我兩百唔怪得叫算爆...有日跟往個地址去到域多利皇后街, 南方大廈二樓送D報稅表, 揾到門牌叫 "非凡音响" 入去揾個叫凡哥嘅人, 此人三十多歲, 身形瘦小 . 打開門就聽見音樂..係Rumber..眼見有個好似新馬仔後生敢樣嘅男人背向我係度跳舞, 一個人扭下扭下...重轉埋身tim...見到我都無停, 照樣扭, 笑往問我有乜幫襯. 我話係陳孫叫我送嘢嚟, 麻煩薟名我要帶走.  佢笑吓..麻煩? 唔係..叫我亞凡得啦..然後停咗音樂說..坐下先, 我依家薟比係.  我四週睇下, 全部都係音响器材, 一部叠一部,連行都無地方. 裹面大約百多呎, 有張長木椅靠牆, 旁边有張舊到唔很寫子枱, 放滿工具..地下起晒積, 同大昌行個陳列室就天同地比.  再留意吓放係地下D器材...嘩! 件件都係名牌..Audio Research, Mark Levinson, Mcintosh, Musical fidelity, Jeff rowland , C.J...重有對Cello200比凡哥當凳 坐. 後排有幾對喇叭..spendor, Kef, B&W, Rogers 重有對Quad靜電係旁邊. 當時正在用Rogers LS3/5A 加部ARC CL30, Sota 唱盤, 老麥C22前級. 睇唔出對Rogers仔其貌不揚, 但声音甜到飛起, 中頻豐厚, 有種獨特的韻味, 但由於放喇叭位置是一高一低, 聽不到音場同深度, 但只談音色是一絕.....凡哥見我聽得入神問我: 正唔正? 鍾意計你平啲. 見你係算爆個friend..我話: 買唔起又同屋企人住, 送比我都無用, 比我得閒上嚟聽吓都好感激.  凡哥話: 隨便嚟, 唔怕無位坐幾時都歡迎...不過你地啲後生仔都聽啲老套嘢? 依對喇叭唔啱啲Rock友呀, 會拍邊呀. 我話我係另類後生仔, 依啲先啱聽. 

回到公司問神算凡哥是何許人, 神算話同凡哥相識十幾年, 起初做電工和無線電學徒, 工專畢業. 做過音响器材工廠高級技師. 由於醉心玩HiFi後轉行做二手器材買賣. 為人風趣, 從不發脾氣有好好先生稱譽.  但自此之後有個幾月神算都無比嘢我上非凡音响, 我又唔好意思自己走上去. 直到有次...神算叫我去連卡佛旁邊那座大厦二樓叫 "金絃" 拿件嘢去非凡..話凡哥有人客行唔開.  去到金絃找到個James陳, 講明來意..佢叫我等等.  看看四週..又是全部好嘢..Jeff Rowland, Counterpoint, Spendor..但比起別超好似細咗啲, 器材少啲.  當個James抬個木箱出嚟嚇我一跳...大佬點抬呀! 係部Rowland後級..成百幾磅仲重過我. 但答應神算点都要頂硬上. 由金絃去非凡好彩只係對面, 經過萬宜大廈, 三聯書店. 但我己經十步停一停, 廿步就要坐一坐...好不容易先捱到去非凡, 但係個管理處唔準用電梯..話運貨要三点後. 死啦..唯有出樓梯, 一級一級上全部二十四級..最後頂到門口成個散晒, 凡哥見到急急幫手抬, 但我己經連講話氣力都無. 凡哥很唔好意思話..以為金弦會幫手送過嚟..估唔到佢地揾你老襯.  當時我睇見凡哥神色係好嬲...我知佢係唔知情.  我話..算啦凡哥都搬咗上嚟, 我後生仔抬唔死呀, 唔駛勞氣.  

自從依次之後, 我經常走上非凡坐, 有時凡哥要去銀行入數, 我重幫佢睇鋪.

黃金十年 之 偷聽的歲月(五)


轉到生產部後以有數月,每星期兩晚到夜校上課, 白天經常要跑工場送辦, 較色..等工作.雖然比從前做boy辛苦但總不能永遠當後生. 何况成衣是香港主要出口工業, 增加這方面的認識對自己有利.  工作雖然忙但每星期總有一兩天到非凡坐, 晚上不用上課就幫凡哥送貨.  非凡音响主要客人來自中區, 很多是中上層楷級, 他們花錢玩音响並不計較多少但要最好的服務, 送貨装機要全包, 他們有時連貨都不用睇, 預留型号牌子一旦有貨就送, 錢慢慢計. 講真以非凡鋪面地方根本就不可能試音, 開吓部機有電到會著會叫就算掂. 其實很多器材都不用試音, 無人會攞套Mark仔試下好唔好聲, 見貨就比錢..唔啱夾三日送回分文不收. 依種服務深得中區發燒友歡迎, 但售後服務就唔少得. 有時連trade in都要自己上門收, 啱唔啱都要食, 有些二線器材明知賣唔出唯有叫行家拉貨. 當時在九龍區有幾家二手店專賣平價HiFi, 這些不同級數器材就平價出讓, 凡哥問我幾次要唔要, 但無地方聽平極都無用.

幫非凡送貨很多時都可以親身感受下高級器材帶來聽覺剌激, 有次送對ARC M300 Mono Block後級到半山區, 買主係名医生. 住三千多呎向維港高層大廈, 玩對B&W M801 S2, 後級用金嗓子套装前後級, 音源係Denon重型硬盤加SME tonearm, 但比佢啲朋友彈到一文不值, 睇佢用啲器材都知唔多識玩, 套金仔係大昌買, 個sales話推乜喇叭都掂(炳文做啲好事)結果推801就一舊舊, 走上非凡指明要最好力後級, 所以睇中對M300放低支票就叫送貨, 以為用到300W胆皇就實掂...但一星期後又打電話上非凡話啲朋友聽過唔係好夾問有冇重好啲. 其實當日送機後試聲我同凡哥都知這唔掂, 但係做音响有些守則一定要知...送貨後唔好講啲聲唔正, 唔好彈佢以前套嘢唔掂, 唔好隨便比意見, 唔好話邊隻牌好邊隻牌唔好, 因為你隨時有機會賣你以前扁過的牌子. 客人睇中邊件貨問你好唔好一定話未夾過..唔知, 不過有客買過返去無投訴...應該掂啩!  所以用胆後推M801唔會好掂, 但依個客人指定要M300如果話比佢聽唔多夾不如用乜乜啦...萬一佢唔鍾意就一定話你錯. 依類用家可能工作太忙又想聽下音樂, 但係又無做功課..聽亞甲講又聽下乙講..結果攪到唔湯唔水.

最好笑係有次唔知有個住係上水買客, 連開機都未會就買咗幾萬圓器材, 為了放在大廳比人睇, 每次想聽大戲就打電話問點開機, 教完佢轉頭又唔記得..不過大部份我有份到訪嘅用家都係專家高手, 次次都聽到唔願走..其中以喇叭係列最為深刻:
Genesis I 密度.重量感.音場的透視感.氣勢及規模感還是穩居寶座.如果間屋夠大的最佳選擇 
Magnepan MG- 一流的暫態反應與透明度,暢快無比的全音域音樂表現?
Infinity IRS-V?整體表現如同GI,密度與GI相比稍遜,但較寬鬆,中音較厚實.音像較飽滿
Westlake Tower System 旗艦級的監廳系統,溫暖的膚觸與迷人的平衡性.一流的擴散性與流暢度 
Altec A5 絕佳的速度感與擴散性.密度.透明度.包覆感.中頻厚度.鏗鏘有力的美聲特質世間少有
這些超級數喇叭除了地方夠最重要係心機, 它們都極不易攪的傢伙, 併非單純金錢便可令到它們貼服, 經驗, 時間, 耐性决一不可.

我在種環境下過了幾年, 公司也把我提升到採購部負責布匹供應. 而這幾年聽別人音响的日子也很快結束, 開始自己有自己的音响了. 但講真這些日子裹見盡不少器材也見到不少人生百態, 尤其在發燒圈內, 高級至洋行老細, 銀行大班, 專業人仕, 市井之徒, 酒樓企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價值觀, 自己一套對HiFi理論, 有時為了些小事因為見解不同而互相評擊, 對駡...但就未見打架, 可能多少喜愛音樂的人總有點基本修養.  但唯一從未見過女性發燒友....

下次會講述下... " 發燒的日子 "...



 楼主| 发表于 2009-6-1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黃金十年 之 發燒的日子(一)

八十年代的香港, 乘接七十年代制造業與起在金融, 旅遊和轉口業的帶動下經濟猛然起飛, 在本土消費能力加急劇增加, 很多所謂高級消費品也打進香港市場, 而高級音响器材也不例外. 從前High End 音响被認為是高擋次的享受但隨著更多品牌互相兢爭與及多元化影响之下變成大眾化.  很多音响代理商也紛紛羅至世界各地有名牌子到香港. 從前High End 器材是美國天下, 喇叭則為英國居首..但一下子多了些歐洲新貴, Goldmund, Jadis, Mbl, Burmuster, Oracle, Meridian, Dynaudio...等等.  在這大環境帶動下很多人開始對高級音响發生與趣, 加上世界第一部鐳射唱機出現, 能使用家免除唱盤組合的煩惱而得到上佳的音响効果.  各大陳列室也如雨後春筍般紛紛成立. 
雖然選擇較多但高級品牌也價值不菲, 當時首部鐳射唱盤 Sony CDP-101賣價八千元. 因此二手音响店也應運而生, 在供不應求情况之下很多二手店開始進口水貨(日本機種), 而歐美品牌也直接通個中間人訂購二手貨源, 甚至親身前往美國買貨.  

八二年我以經升任為公司採購部布匹組副組長, 負責選購和匹配公司品牌之布料, 成為很多材料商巴結對象. 因為工作繁忙以經較少到各處音响店消磨時間.  我的祖父母世居長洲, 小時每逢寒暑二假總在這小島上渡過. 近年因祖父年老多病又避居島上, 父親很是担心, 但外於工作未能多加照護於是把這責任落在我身上.  剛巧祖父現居的旁邊有單位出售, 三層式的村屋其中二樓叫賣, 父親便買下它讓我搬進方便照料祖父. 因我工作地點在中區每天乘坐渡輪上班也只是一小時, 也頗為方便. 單位四百平方呎有一房, 客廳約一百八十呎, 當我進內第一件事就看看可否容納套音响組合.  那時我的心情很是興?, 心想終於可以有自己地方發燒, 從此不再需要四處偷聽可以完全放鬆地在自己的地方聽音樂了.

當搬進長洲時父親再三叮促要好好照料祖父, 不準夜歸, 每天上下班前後要探望祖父看看有何需要. 而父親每月總會前來幾次小住. 父親對祖父是很盡孝的, 每次都帶上他喜歡的糕點, 晚飯過後一直相陪到祖父入睡才離開.  當父母前來過夜時我便睡在客廳, 有天晚上和父親在平台上渴啤酒, 他說祖父為了供他完成中學很是辛苦, 當年的私立中學費用高昂而且雜費煩多, 而祖父母家居長洲也無任可工作機會只有幫工場編織滕器, 收入低微家中連電燈也用不起, 只能用上火水燈, 剩下來全數給父親學費之用. 所以他希望在祖父有生之年盡量陪伴左右.  在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我才深深體會到.."你今天怎樣對待自己父親, 他日你的兒女也怎樣對自己" .

屬於自己的空間以經實現, 地方雖然不算大但比起從前北角宿舍(己於八零年搬到沙田公屋)那二百多呎地方大上很多, 而且還獨自居住.  心中總是想一圓多年夢想, 買套靚音响享受下, 但收入依然不足還需日常開支, 水電, 伙食, 交通都要自己負責, 跟本無可能買名牌器材, 但總不能不聽音樂而光看電視. 最後東拉西拚攪了我第一套音响組合.  音源選了部日立牌CD機, Yamaha的FM Turner, 擴音機係NAD 合併3015, 喇叭是KEF半書架(可以用短脚放地). 接線是日立牌, 喇叭線用一般銅線, 全部花了三千多圓., 雖然也不是什麽名貴器材但是自己第一次購買心情也相當與奮. NAD是30W/Channel功率不大, KEF也是一般家用的喇叭, 匹配上也倒合稱, 只要在適當音壓下聲音也頗為悅耳, 那部日立牌CD機是前置式放碟, 好像卡式帶般放法, 音質也是一般. 初期的鐳射唱盤可以說是大部份音質相同, 內置讀片裝置都是由Sony/Philips提供, 比較不同的是防震功能, 高級型號外形和防震較出色, 而我部日立牌是"Untouchable" 輕推一下馬上跳線, 唯一好處是方便, 但當時的CD碟也不便宜所以很多時候我是聽電台, 香港電台於1977年用身歴聲廣播, 音質雖然偏薄, 但在這些器材下根本分辨不出來. 喇叭是8吋KEF二路喇叭是這組合中我較為滿意的一環. 雖然是型号較低的級別但也不失英國喇叭一向的輕柔甜美, 不過氣勢欠奉, 如果大音量下還會破聲.  

在過去幾年我總會留連音响店對於自己家中的組合當然是極度不滿, 苦無多餘金錢升級也只好接受, 但每當在別超, 金弦呆上半天之後回家就是提不起勁開啓自己套音响. 這種情况維持了年多, 直至我轉工收入劇增之後才正式踏上這條不歸路.....
黃金十年 之 發燒的日子(二)


八四年我離開做了五年的製衣公司, 轉投到一個從前提供布匹的供應商當行街, 責任是推購入口布匹原料, 貨源來自台灣, 南韓和日本. 消售對象是制衣廠和零售商, 深水埗一帶的布匹批發鋪是我的主要對象. 收入主要靠佣金, 0.25%按每單買賣計, 每張單十萬我可以拿二千五百圓的佣金. 
其實離開做了五年的公司是有點依依不捨, 在我工作三十多年的生涯中, 最開心就是頭两年做後生的日子, 雖然收入低但全無壓力, 總是嘻嘻哈哈的過日子. 無須任何責任, 這種時光通常很短暫, 但也是我人生中最為舒服的日子.

在新的工作環境下, 起初真有點不大習慣, 從前我是買家, 供應商總是趕著巴結, 但現在變成賣家要反過來奉承人家..俗語說得好:  江山代代有人出, 各領風騷數十年. 在初頭兩個月我只能接到小量訂單但收入都比從前多, 但這些佣金真是不易嫌, 那時我才真正看清楚外面的世界, 在温室中過了幾年, 尤如井底之蛙, 如今踏入這個弱肉强食的社會...我只有小心翼翼, 邊學邊做.

不知是否上天幫助, 國內經濟開放, 大量廠家紛紛北上設廠, 對物料需求甚大, 在半年後我的定單績漸增多, 而有供不應求現象, 每天我的傳呼機响個不停, 收入也自然增加, 這時以經比開始時多了一倍有多.  身邊錢鬆動就身痕, 第一時間就想換器材...首先開刀係前後級, 當時有三大石王, 三大胆王,  晶體是Mark Levinson, Krell 同Threshold. 胆管是Audio Research, Mcintosh 同Conrad johnson.  而 Threshold 有平價Mark之稱, 音色和Mark極為相近但價錢只是其三份之一, 極之低玩. 我從非凡購得套FET-1前級, CAS-2 後級. FET-1 是分離電源設計, 80年出品售美金1100, 內置MM 和 MC 唱頭放大, 並沒有設On/Off是長開設計, 音色通透 纖細, 但中頻不及Mark的飽滿.  CAS-2是每聲道125W A/B 類放大器. 喇叭換上對Celestion SL6 典型英國喇叭, 六吋低音, 半圓1.25吋金屬高音. 低音盤用上當時最新的Poly膠而棄用傳统紙盤, 但靈敏度只有86db, 並不易推而且需要離牆安放, 對脚架要求很高, 高度和重量决一不可. 它有另外兩個高級型号SL60和SL600, 單體和分音器都是一樣, 只是外殼不同, SL60用厚自桃木, SL600則用上了輕身飛機材料, 全無接口, 是整件生產, 目的是全無共震. 這些SL型號能在極大音壓之下保持低失真, 但結果只有SL600可以勝任, SL6有音箱共震, 而SL60因為用上較厚木料還算合格.
CD機換上另一日本產品, 牌子卻忘記. 

整套組聽了不到三個星期, 以經要更改, 首先後級推不動SL6, 換上鈍A級的Krell KMA100, 然後音箱有諧震, 又把SL6換成SL60, 中高頻太乾瘦, 又把FET-1換成ARC AR-3胆前, 最後又把CD Player都換到Philip.  那時剛剛陳瑛光本發燒音响出街, 此人是胆機愛好者, 自己有代理胆管, 有鋪在中區萬宜大厦, 我幫非凡都送個機去.  他在自己本雜誌中大力吹谷胆機之好, 我也因而改用胆後來推SL60, 把Krell換成 Quicksilver Mono 60, 但最後也是失敗, SL60根本不受胆力..聲音慢夾肥...在這段時期之內, 我更換器材次數相當高, 平均兩至三個月就更改一件器材, 從不深入探究問題所在, 只要不須耳又或者聽信雜誌上的所謂乜乜報告便深信不疑. 很多在這段期間所更換器材之數量連自己都忘記, 這裹提到只是記憶之內, 但很多是快到自己都全無印像.  這樣情况足足有三年之久. 

現在回想那段日子好像失去方向, 全無目的..腦中一片混亂, 長洲的街坊也笑我做HiFi咕哩, 整天抬出抬入, 做成這樣有幾個原因, 嫌錢多, 二手店又熟, 最重要係性格所至, 記得何師父(何守信之父)對我的訓言, 心不靜, 志不堅, 耐性不繼. 也就做成我成?器材奴隸. 最後都是凡哥看不過眼, 勸我把所有器材全部買掉, 冷靜一段日子. 當找到自己的方向時再捲土重來.  這一停就是近一年, 一直到我的新鄰居搬到我樓上, 一個拉小提琴的女人..胡瑜...她給了我很大的啟示, 和重新認識何謂音樂與音響的介別...

黃金十年 之 發燒的日子(三)


昨天執筆憶述有關那段漫無目的地更換器材的日子, 感觸良多...整夜難眠. 很多層經用過的器材也續一浮現於腦海之中:

CP Player: Nec, Philips, Sony, Sharp, Meridian...
前級: Dynaco PAS, Krell KPE reference, Mcintosh C-22, Aragon, Spectral DMC..
後級: Mcintosh MC 275,   Meridian 205, Spectral DMA, B&K , Aragon 8002, ATL, Bedini....
喇叭: Magnepan MG1.6, Spica T-50, Mission,  Canton, B&W DM7, Rogers LS3/5A, Boston Acoustics , 還有一對丹麥做的落地石屎兩路, 牌子忘記..

以上的器材以Spectral 前後級加對德國Canton喇叭最為滿意,用了也有近半年, 其他最多兩月或幾天, 對Rogers 仔最後燒了高音收場, Dynaco經常消膽, 對丹麥石屎喇叭不到一星期就退回, 冰冷如雪, 亳無味道...  更換器材對一般音响玩家來說是家常便飯, 但理應每次升級都有進步或提升才對, 但我只有越玩越差, 越換越亂, 最後結束收場.

八六年我與兩位行家自組公司, 那時開始經常住韓, 日, 台出差. 這段發燒日子也只好暫時停頓, 而我也需要段冷靜期好好檢討一下為何如此這般地亂作一團.  那年我家住樓上出租, 搬來一位中年獨身女仕,  我們兩伙的門口是連著, 她回家時總要經過我門口, 但在頭一個月內我們竟沒有踫上.  在那年的新年假期中, 布行全面休業两星期之久, 我只有呆在家中看電视, 也很好奇樓上的新鄰居是何許人, 但只知是位女仕也不好意思登門造訪. 每晚約八点多總會傳來陣陣優美絃樂之聲, 不像音响重播似乎像練習拉琴絃之聲, 一連幾個晚上都是樂韻飄揚, 終於也按制不住, 帶備盒朱古力上門拜訪.

迎門是位身裁高大的中年女子, 約莫四十, 姓胡名瑜, 國內美專畢業, 來港十多年現任香港管弦樂團小提琴手. 室內擺設很有藝術氣味, 她除了音樂也喜歡作畫, 油畫, 陶瓷滿室皆是, 突然眼前一亮...看見對很細小喇叭置於兩旁, 係ProAc仔..再須勢看到唱盤, (不知名) 和一部合併擴音機(Kenwood). 牆角堆滿唱片, 清一色古典曲目.  自我介紹之後也談到音樂上, 她每星期有最少一晚演出, 逢二四要排練, 其他時間也教琴, 教畫. 當說到她的音响組合時似乎她所知不多, 我單看她的器材除了喇叭算是合格之外, 其他也不值一提. 互相寒暄一番之後, 也得告辭回家.  初看胡瑜此人談吐舉止頗有鬚眉之氣, 別看她四十過外 , 除音樂和繪畫外其他別的事情所知不多, 可能醉心於某樣事物之下, 萬物也屏棄於外.

幾月後當我在旺角彌敦音响聽幾位發燒友爭論CD與LP之際, 這位胡瑜突然來到, 原來部Kenwood不能再運作需要另尋一部, 老板曾先生落力推消些陳年舊貨, 但後來知道是我的鄰居也不好意思落手, 最後成交部金嗓子合併機E203內置MC放大, 價錢也頗合理.  胡瑜對在場的人爭論LP應否被淘汏很大與趣, 最後大家都應同在低質素的組合中CD的缺點不易被發現, 但在High End 的器材下CD的短處就表露無遺.  這時我才猛然醒覺從前為何中高頻總是那麽乾瘦, 高音尖硬, 音場平板, 嚴重缺乏空氣感. 器材越貴越覺難聽.  一路回家途中胡瑜問了很多有關音响問題, 對於我這個過來人真是如數家珍, 嘮嘮不休.

回家後幫她把E203接上, 急不及待開聲, 用的是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 音色很悅耳, 絃線的質感很好, 空間和音場也頗為寬深, 主要是中高部份很真實, 我再仔細查看過她的唱盤組合, 只是Sharp的全石英自動盤, 唱頭是Shure的MC, 但ProAc的表現就是不一般地出息, 它的體積比Rogers LS3/5A還要小但高音的質感比Rogers仔更勝一籌. 胡瑜說這對喇叭是她一個以退休的團友相贈, 說其重播絃樂的音色最像真聲, 因胡瑜是小提琴家這個答案由她來講最具說服力. 
但如希望有低頻的沖擊, 對不起..120Hz以下免問.

此時我也把我年前更換器材之事全盤托出, 她很奇怪地問為何如此? 究竟真正追求是什麽? 如果是想利用器材重播現場的効果和音色...她竟說我是白費心機 !  我追問為何如此肯定,  她立刻拿出她的小提琴站在離我約八呎之外, 作現場示範. 一曲過後我如戰敗的獅子般呆坐著, 我自問過去多年聽了不少頂級組合, 價值連城, 別超的試音室都不知跑多少次, 自己深信只要地方, 金錢, 經驗足夠的話, 別超的音色不難做到.  但如今放在面前的聲音, 比起百萬器材又如何? 深覺從前追求是個永遠不能實現的夢, 不管多大財力, 耐力...也不能與現場真實和觸感相題並論...就是這些通過機器仿造的假象, 使無數HiFi迷如痴如醉 ?? 

金十年 之 發燒的日子(四) 


這個是千真萬確的小提琴獨奏現場感, 毫無造作, 不經任何後天加工. 這種觸膚之感是任何器材組合都無法營造的...胡瑜泡出香濃咖啡緩緩說..忘記你剛才聽的一切, 不然你只會自尋煩惱, 音响只是一種工具令音樂再生, 它本身並無生命, 無感情, 無個性, 它重播的音樂再真也不能與有血有肉的真人相比.  你把一件死物硬要把它變成生物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不要再往牛角尖裹鑽, 退後幾步, 深呼吸, 然後再重新評價整件事. 試把自己變成局外人再思考對音响的態度, 可能你有新的啟示.  我滿面疑團地望著她...胡瑜說...舉個例吧...世界知名提琴家馬友友在演奏時, 在場的觀眾根本不會注意他的大提琴是什麽牌子, 值多少錢, 低音能潛幾深. 我相信如果馬友友隨便用個普通貨色的提琴是無人會理會的, 人們只是醉心欣賞他的演出. 我說...但他的大提琴是天價, 他為何花這筆錢? 隨便找來一支也可. 胡瑜說...這是演出者對自己的要求, 完美無缺的樂器更能發揮他的才藝, 更能取悅觀眾.  我立刻搶著說...對呀! 我也是不眠不休地想著如何使音响發出更美好的聲音呀, 這有何不對?  胡瑜笑曰...看似是對, 但你把自己看成是演奏者, 其實如果你只做一個觀眾是否會舒服點呢?

我似乎明白胡瑜想表達的意思, 在一個音樂演奏者的角度來說, 她的觀感是成立的. 她深深知道音樂與音响的界別, 因為她本身就是音樂, 而音响只是模彷她的工具, 胡瑜當然不會為它費神, 而作為聆聽者的我想利用音响去接近音樂. 仿真度越高就能越靠近. 所以我們的價值觀是有矛盾的. 她的論點我只能贊同一半, 我認為追求音响的重播完美感並無不對但也應該從聆聽音樂的角度出發, 享受音樂的意境大於發掘音樂帶來的官能剌激. 把重心放在中間, 試找出個平衡位置, 雖說當個純綷的觀眾是可以舒服很多, 但當馬友友變成牛友友時就不能不管.

這時我心中的體會是全新的, 但好像少時父親有過一番接近的論調, 當時未能察覺也不能體會. 父親和胡瑜的觀點其實也有不同之處, 雖說父親也是音樂大於音响但他是無可奈何地接受.  我心中開始有所領會,而新的發燒大計也湧上心頭.

首先我放棄用CD作音源, 改用LP那當然要找個合適的唱盤, Turntable轉盤分硬盤和軟盤兩類, 硬盤是用重量和盤的硬度與密度, 作泰山壓頂式的避震. 而軟盤是利用懸掛, 彈黃, 懸浮作為避震. 在圓盤運行時減少諧震. 兩者之中以軟盤較為巧功夫, 除了在底盤下的三点 懸浮要作適度調教之外, 它對唱臂的匹配也較硬盤為高. Linn LP-12是我的首選, 它的表現是無可懷疑的, 好聲與否視乎你調盤的功力, 唱臂也用上了Linn Ittok LV , 這是絕配不作他想. 唱頭我找來個光悅黑木, 這是光悅的入門級別. 我對日本當時的音响器材都不是很有好感, 但光悅的唱頭是唯一的例外. 它是低輸出的唱頭, 需要前前級放大器, 它的中音突出, 中高音是陽光一般的光澤, 高音可以讓你聽到"最後一口氣", 中低頻是這個唱頭最佳的部份, 讓聲音整體聽起來很穩, 很有實力, 低音部份延伸也極為理想.  前級考慮Audio Research SP-10 因為在當時市場中的前置論Phono Stage部份之表現, SP-10是獨霸一方, 無出其右. 更甚的是SP-10的韻味, 聲音豐厚溫暖,音樂感染力很強, 它是分離電源設計但用胆的數量頗多.  後級看上了Krell的KMA100, 這是我從前用過的, 當時推對SP6/SP60効果也很細緻, 在未全面發掘它的長處之前便急急賣掉, 今次重新起用是看準了它是鈍A輸出, 100W也是鈍A的極限, 而且Krell一向的表現相當穩健.  最後到喇叭, 我依然鍾情於英國喇叭, 其柔美和密度是它的傳統風格, 尢其音樂感更勝其他國家的喇叭. Spendor SP-1就是我的選擇, 三路單元, 約二呎高重四十二磅, 45Hz-20KHz, 在百多呎中它的表現足可彌漫整個空間, 音樂性極之豐富, 空間感和音色是上品之選. 

名單以定接著要找貨源, 非凡代我從美國之購ARC SP-10, 凡哥親自操刀轉成220/240V, 唱盤組合是向別超購買, 因為Linn LP-12要用木架抬高, 方便調教底盤的懸掛系统, 所以向在登打士街一間木工場定制了個紅木架.  後級交給新華雄哥, 但也等了近兩個月才找到合適.  喇叭是向金絃定購. 最後是唱頭, 光悅黑木無貨, 最後找來個高一級的光悅木薟名.  還有一樣是後補的就是前前級放大器, 也是唱頭放大器, 這個看了金絃的Counterpoint, 但只作保留如果SP-10的唱頭放大部份能運作於光悅的低輸出, 那就無須購置.  

前後我用了近三個來準備, 包括資料搜集, 試聽, 比較, 請教前輩心得...等.  這是我少有的耐性, 因為我是準備長期聆聽, 不再隨便更換而事實上也不容許我花太多時間, 因為公司其中一名股東退股移民, 故此我除韓, 日, 台 之外也要跑國內. 所以才下定決心不容再失....結果呢........下回分解 .

 楼主| 发表于 2009-6-1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黃金十年 之 發燒的日子(五)


花了三個多月的時間總算成軍, 在這段等候時期我經常住炳文家中(灣仔)學習如何調教Linn LP-12唱盤, 唱臂和唱頭的針壓, 別看輕這個程序, 調教不對就算後面的器材如何超級也是枉然. 我足足用了個多月才可以把炳文事先特登弄錯的set up調回正常. 喇叭也搬到炳文家中利同他的合併收音機日夜狂煲達兩個多月. 講起Spendor SP1是Spencer老先生在世時自己監製的最後一對喇叭,後期的都交給他兒子負責, 所以覺得特別珍貴. 最後新華雄哥代定的KMA100終於到達, 急不及待會同炳文準備回家剪彩.  ARC-SP-10在家己長開了一段日子, 套新膽也開始進入狀態. 在這一刻我的心情有些緊張, 望著眼前這些器材感覺與年前很不同, 以前我只是付錢搬貨, 回家接好之後便開聲, 從來不很多花心機和時間作事前準備, 配對..等工作.  但這次我卻極用心去籌備, 有些像自己買菜煑飯和買個外賣回家的分別, 發覺其中樂趣也不少.  

這是我首次用LP作音源, 它給我的感覺是真的不一樣, 從前用CD的乾硬, 平板和機械化的垢病一掃而空, 那種質感來得很厚很暖, 中頻的豐厚, 重要的是它大幅度改近全頻段的音質, 聲音的密度變的更好, 也更滑順, 樂句的銜接更為順暢, 每一個樂手似乎都變得不會出錯, 每一個演奏都變得更完美, Spendor SP1, 音色之美豔, 中音溫潤, 最重要的是高音似乎一下撥開了一層霧, 中高音有一種迷人的甜味,  它的低音控制力很好,  SP1達到了另一個我沒有體會過的溫暖的境界, 但如比當年我在別超聽的 Magnepan, 雖然有其天限, 包圍感和空氣感不足, 高音去的不夠盡, 但以這種價位, 只能說Mr. Spencer設計出這種東西真了不起.  經過幾張LP之後我與炳文都同意可以一試外置的唱頭放大器, 應該會更上層樓. 不過我此終沒有加上因為就以目前的表現我以經很滿足, 席間我也把胡瑜請來幫忙監聽, 這個音樂極端主義者也有所軟化, 還帶了些她的私人珍藏放在我的組合上聆聽, 她說...唔...很好...從未在我的ProAc中有過這樣的氣勢和音場.  我和炳文互望了一眼便開始落重藥, 一個拉一個推, 很容易把這個屬似周伯通的男人婆送上HiFi之路, 從前我在大昌行陳列室中和炳文一唱一和, 都不知多少人被毒, 回想真是有點...嘿...自豪 !  不須幾天之後, 胡瑜便開始踏進炳文的陳列室....

家中的組合算是滿意, 而我的注意力落上軟件之上, 當時很多大的唱片制造廠開始停做LP, 但市面上依然存有不少存貨, 不過賣一隻就少一隻. 胡瑜家中的LP確實不少, 通常我先借後買, 聽落合心水才找新碟, 胡瑜大部分都是古典LP, 我也須理成章地漸漸接近這類音樂.  從前我所購買的CD絕大部分是流行曲, 什麽試音碟, 是專為音响効果而錄制的, 鬼太鼓, 乜乜天碟...很少有古典類別, 就算偶一都是些雜錦片段..老柴1812的大炮聲, 春之祭中的爆棚部份. 能夠真正聽完一首完整的樂章是極少.  自從開始對古典有接觸後, 有種感覺...從前是無的. 一般我以前買的CD最多聽兩次就封塵, 是提不起與趣重聽,  有種飲清水的感覺, 只要不覺口渴便不再渴下去. 但是古典樂會有經常重聽的渴望, 而樂章中的意境我是每次感受都不一樣, 每當拖著疲乏的身心回家, 它都能使我有完全放鬆的感受.  有次我問胡瑜應怎樣去認識古典音樂...她說無須刻意硬著强記, 用開放的心情挑選自己喜歡的類別, 室樂, 獨奏 或大型交响樂.  聆聽與演出有所不同, 作為表演者定要對曲目作者的生平, 樂章的含意都要拿得準, 但聆聽者大可不必如此, 從古到今多少作品, 多少作曲家..如果都要强記於心, 這反會令你厭倦, 不過如有興趣了解作曲者和作品的內容和背景也未嘗不可...一切隨緣...

八七年的初夏我與相識九年的女友結婚, 我也買了胡瑜從前的單位, 她於年初搬到對面較大面積(700呎)的地方, 因為她以中了HiFi劇毒, 需要更大地方安置那對美國喇叭 Vandersteen, 行內人叫" 玩到你癲" ! 每次踫到她總是投訴是我令她上當...但她卻樂此不疲.  婚後我和太太搬到三樓, 從前二樓留給父母閒時作短往, 所有電视傢具都留在二樓, 三樓就成為我純綷發燒的地方.  照理地方多了也應升級器材但我只是原封不動地搬到三樓, 因為我工作時間越來越長, 有時週日都要上班, 而且經常要出外公幹, 這套音响就讓我父親再照顧.  每次他總是聽得津津有味, 還說從前想做而末能做到的, 現在由兒子來幫他完成.   一年之後我的兒子出世, 而我公司的生意也越做越大, 但我聽音樂的時間也相對地越來越少, 有時候整個月都未能聽上一次.

>   再戰江湖  <<

幾過十二年沉長的歲月, 我的音响路程是空白一片, 陪伴我只是套Sharp微型組合, 在超市中買來一堆平價古典CD, 閒時聽聽, 但也很少可以坐下來認真欣賞. 這種情况到了今年初有了變化, 大兒子滿十七歲可以考取車牌, 很多從前要我做的工作現在可以交托給兒子, 女兒也十五歲可以在自己的餐館中幫手. 因此空閒時間開始多些, 加上搬到一間擁有閣樓的房子, 可以有一個四百多呎的私人空間, 便想...可以好好享受一下音樂罷.

起初之構思只是想買套稍為好些的組合, 預算大約四萬圓(港元), 因為十多年沒有接觸音响, 腦中只會想到從前用過的牌子, Krell 是我從前好後級, KMA100 給我的印象相當好, 而且很耐用. 所以就從此牌子着手, 在網上找到KAV這個系列, 但從未聽過, 不過以Krell的聲名總不會太差罷, 先找到部Krell KAV250A 250W/Channel 然後再看上同系的KAV 300CD, 最後在英國找到同系前置KAV-250A, 我想用同一牌子同一系列應該不會出錯罷. 
喇叭方面我只想找對書架, 佔地不多而音色甜美, 看了很多評論對Sonus Faber這個意大利喇叭評價很高, 所以也買了對Concerto第二代的兩路單元喇叭, 線材也只是找些平價的VanDenHul integration 接線, 喇叭線也用上Vandenhul The wind MKII.  最後點算也超出預算, 全部接近五萬六千多元.

喇叭是全新從星咖玻訂來, 接上了此套Krell KAV組合, 效果是强差人意, 中高頻是SF的强項, 但未現乾瘦, 音場平板, 底頻本來SF的Concerto就不多, 此時更加一無所有, 起初只是以為全新喇叭需要時間break in, 過了大約兩個月, 情況未有任何改善, 於是開始在網上詢問一些SF用家的意見, 發覺在台灣此喇叭極受歡迎, 經過很多用家的回答下知道SF的喇叭中頻和高音是非常甜厚, 而且新落地的也不至於如此表現. 我知道問題是出在Krell的身上.  再查查用KAV的用家報告...天呀..是怨聲再道! 自從Krell走向AV路線之後, 品質一直下滑, 從前的純A質素再不復見, 代之而是多聲道擴音和數碼式的合併機. 力道雖强但不細緻, 明快但不温暖.  很後悔沒有做足功課便落手, 但也從未想過從前人皆稱頌的一代名器會落得如此下場.

所謂十年河東, 十年河西...從前的名牌是質量保証, 但在這商業掛師的消費市場中, 很多叱咤一時的器材都紛紛放下高成本的制作水準, 投向大眾化的影视產品. 我知道此時單靠從前的經驗來選擇器材是不足夠, 唯一是用舊款型號, 新產品我還需要時間去學習, 因我太長時間沒有接觸音响了, 連CD Player 可以分體都不知, 何謂transport/dac 真的不知為何物. 山居方一日, 世上巳千年...很多事要從頭再學.

在未領會到新科技之前, 總要從回憶中找來個穩重的組合, Audio Research SP-10/SP11 曾經是我從前的鑑聽前級, 再翻查過去十多年它的轉變過情, 從未離開過Stereophile/Absolute Sound 的A Class 之外, 加上它的質素走向是朝High End 方面發展, 應該是可以倚重的牌子.  但Concerto 只是一對書架二路喇叭, 用不著出動Reference系列罷, 一部D115 MKII 和LS-2 MKII 以經足夠, 未買之前我是信心十足, 因為這兩部機我是聽過不知多少遍, 它的音色和表現我是撩如指掌. 唯一担心是舊機的質素, 這有点看看運氣如何...果然 SF Concerto 在ARC 全膽之下, 表現與先前Krell Kav 是判若兩個世界, 我發覺Sonus Faber 的中頻極接近從前Rogers 3/5, 是為中頻而中頻, 中至高位在播人聲和絃樂時是很喧染的, 尤其人聲是極為討好, 有種一聽如醉方休之沉倫, 從前我們講是" 味精極重 " 之中頻, 不論你是否喜歡這種喧染也好, 但是很容易討好聆聽者是事實. ARC D115 是極為强駻之後級, 用四對6550作功率輸出..而LS-2 MKII 也是清純的前置, 只用一只6DJ8作整流, 音色靠近晶體, 與D115互補不足, 成積也算稱職. 

但那是的CD Player 還是Krell CD300 分柝力只是一般, 是應該更換了, 但我從前玩CD的時間很短, 而且還是停留在" 所有CDP都是一樣聲" 的心態上, 要找部可靠, 好質素和高分析力的CDP談何容易. 而且Concerto 另一個問題出來...低音不足.
在網上看過很多的測試報告和用家心得, 真是羅白青菜各有所好, 很多CDP還是有其本身音色不再是全部一樣, 這時我真的不知如何决擇...回看自己現有器材, 喇叭和後級是味道很濃如果再加上性格强烈的音源豈不亂了套? 故此只向無色染和高度傳真的個性入手, 方向是有但應該是那款那號呢? 試聽? 無可能! 長途拔涉跑到紐約, 洛彬機...而且配合不同, 效果就更難聽準.  唯一辨法是在網上詢問, 尋找別人意見. 這對我是個新嘗試, 所謂貨比三家不吃虧, 香港, 台灣, 美國..我都同時加入了一些討論網站, 互相比較.  茶是故鄉濃...似乎香港與我較為投契. 在"香港影音論壇" 踫上了好幾位熱心網友, 不厭其煩地詳盡地介紹了好幾部CDP, 最後挑選了 Wadia 這個牌子. 而且與網上很多位朋友交上了...也速成了我越玩越大的原因. 

在此各位可以翻看我在此討論區中發表過的文章, 來絃續我的音响之路....

1. B&W Nautilus 802 觀感與意見 (9/30)
   http://av-forums.net/plus/viewth ... &extra=page%3D3
這是我從ARC D115/LS-2 Sonus Faber 升級到另一個楷段.

2. B&W Nautiles 802 觀感與感受 II 燈光下之N802....
   http://av-forums.net/plus/viewth ... &extra=page%3D2
這是我棄Mark Levinson 重回Audio Research 的路程....

3. 幫手睇睇邊部 CD Player 好....
  http://av-forums.net/plus/viewth ... &extra=page%3D1
這是我由Wadia 301 轉用 Esoteric X-01 的過程...

這篇 " 音响伴我四十年 " 也到收筆之時, 在篇寫過程中給了我很大的感受, 這幾個星期中總是活在回憶中, 但我很享受這段回憶, 雖然只是我四十多年中有關音响之點滴, 但足夠我回味. 很多謝香港影音論壇 給我機會在此發表, 也感謝各位網友支持和鼓勵. 


******************  全篇完  **************************


发表于 2009-6-1 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表哥最近发烧热情高涨,抢老大表哥的电源线信号线,夺老幺毛弟的喇叭线,明天可能要总结发烧经验之——抢夺篇老   
 楼主| 发表于 2009-6-1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ss某些人没到喇叭线听来捣乱说!没事,我理解你的心情!
发表于 2009-6-1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快忙死在单位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热爱学习坚持锻炼身体,努力工作搞活市场经济,天天发烧保持愉快心情!
声明:影音发烧站论坛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转载帖子(图片)请注明原作者及出自影音发烧站(hifitime.com),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联系原作者。
影音发烧站联系电话:138-833-64007、185-2315-7007,QQ:8229-007
本站拒绝一切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违者记录发布者信息交公安机关处理,如有侵权内容,请和管理员联系。

音响发烧站|影音发烧站|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hifitime Inc. ( 沪ICP备14012788号-1 )

GMT+8, 2014-4-20 09:07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