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高雄音响展纪念CD
VIEW CONTENTS
影音发烧网 首页 专访 查看内容

2020高雄音响展纪念CD

2019-12-21 06:17|原作者: 文‧郭汉丞| 查看: 332 |编辑: 炸薯条 |来自: U-Audio
2020年高雄音响展纪念CD与黑胶,即将旅德台湾钢琴家陈必先于高雄至德堂演出的现场录音,为了这场难得的音乐会录音机会,高雄市电器公会团队在圆山音响展时,已经预告坚强的唱片製作团队,并敲定录音曲目,而一切的準备都要在2019年11月10日在至德堂的演出,使出浑身解术,确保现场音乐会录音尽善尽美。提早準备「陈必先现场录音计画」在2019年TAA音响展上,高雄电器公会便已举办记者会,说明2020年高雄音响展决定推出「陈必先现场音乐会」的录音计画。高雄电器公会理事长蔡志亮就说,高雄音响展标榜「声音的文化」,年年都精心规划纪念CD与黑胶的发行,2020年更难得邀请到大师陈必先,参与此次录音计画。记者会现场还与大师视讯连线,说明当天预计演奏的曲目,包括史托科豪森、拉威尔与贝多芬。在11月10日音乐会正式演出前,高雄电器公会已经安排好坚强的製作团队。邀请陈必先老师参与本次高雄音响展纪念CD与黑胶的发起人,是高雄电器公会音响组的黄裕昌主委邀约,获得大师首肯。后续安排首都音响陈雨亭先生担当唱片製作人,执行製作为李宜嫔小姐,现场录音工程师邀请河鼓数位影音负责人吴东晏先生,母带后製工程师则交给洋活录音室负责人王秉皇先生。唱片製作团队早在记者会之前,便已敲定,所有準备工作在音乐会之前半年,便已紧锣密鼓筹备。游走现代与古典的钢琴大师在音乐会开始之前,我获邀参观现场录音的準备工作,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参与现场录音,但是侧写陈必先大师的心情,却是有史以来最兴奋的一次。陈必先的传奇故事,Google顺手捻来便可找出数百篇文章,她在古典与现代之间游走,从音乐神童迈向大师之路,箇中甘苦无数,年近七旬的陈必先,坚持在自己的音乐道路上,始终不变,用钢琴的八十八键娓娓道来音符的故事。一场钢琴独奏会,同步现场录音,準备工作在半年之前就组成专业团队,所有的準备都必须在11月10日和盘托出,在有限的时间当中完成。至德堂是老场馆,1974年筹划,至1981年启用,场地可容纳1702人,但当年音乐厅的规划,并没有认真考量现场录音的需求,加上现代录音技术的大幅进步,录音师要在自己準备全套录音设备,并动手架设所有拾音麦克风,而至德堂是公家单位,早上十点钟才开门放行。从早上十点钟,到独奏会开场时间七点三十分,录音师只有九个半小时建构全套录音设备,设定耳机监听与主动喇叭监听系统,并将麦克风调整到最佳拾音角度,时间非常紧迫。时间紧迫的现场录音準备高雄电器公会为了陈必先音乐会录音所组成的专业团队,十点钟準时进场,我则是约莫中午左右抵达。录音师吴东晏已经忙碌一个早上,麦克风与录音设备大致架设完成,可是细部动作还要微调, 主动式监听喇叭PMC Two-Two尚未拆箱,现场录音监听系统只完成一半。我不敢打扰,生怕採访会影响录音设备架设进度,但吴东晏一边忙进忙出,一边热情地跟我解说录音设备与架设进度。录音师吴东晏紧锣密鼓地架设录音系统,钢琴家也没闲着,先试琴,决定钢琴在舞台上的摆设位置,无人入座的空场,声响效果与听众进入之后的声响,肯定不同,钢琴家要靠经验决定适当的位置,在我抵达之前,执行製作李宜嫔弹奏钢琴,不仅让钢琴暖身,也让陈必先聆听至德堂的声响,然后再由大师决定钢琴的摆设位置,当我进入至德堂后台时,弹奏钢琴的已经是陈必先。我不是录音团队的人,看着每个人忙进忙出,不敢打扰,也不敢影响陈必先的彩排,所以留在后台休息室,如果录音团队有人进来稍作休息时,我就知道那是可以聊天採访的机会。执行製作李宜嫔走进休息室时,我问她:「在大师面前弹钢琴是什么样的心情?」「吼,就一整个没準备啊!手指头都不知道在弹什么。」李宜嫔如此回答,我点点头微笑。恐怕是一场苦战至德堂的舞台,当年是为了多功能使用设计,而不是专门的古典音乐演出场馆,所以舞台上有许多移动式的反射声弧,靠这些巨型声弧把舞台上的钢琴声响,打回去观众聆听区,可是声弧后面有很宽阔的空间,这些空间都会吃掉钢琴的能量。我走出休息室,轻声缓步在舞台声弧背后左右游走,舞台上陈必先正在彩排演奏,透过声弧中间的隙缝,我可以清楚听见每一个音符,在声弧后面,当钢琴右手弹到较高的音域时,有时会有嗡嗡残响,我一面缓步移动,聆听空间迴荡的钢琴声响,心里面想的是,今晚恐怕是一场苦战。为什么?至德堂的空间吃掉了部分钢琴的能量,即便麦克风架设点与钢琴很近,可以收录漂亮的直接音,但是空间声响才是让发烧友感知真实音乐会现场的线索,如果只有直接音漂亮,就减损钢琴音符在空间中迴荡的感受,音场无法拉得开阔。当然,录音师可以另外架设麦克风,专门收录空间残响,事后再混音处理,一样可以取得直接音与间接音的平衡,但是录音当下能够取得最好的素材,就能减少后製的人为加工,录音师吴东晏必须与时间赛跑,在音乐会开始之前完成系统架设与调校,还要与音乐家沟通对谱,了解音乐进行的强弱变化,掌握录音系统的设定细节。好可怜的钢琴陈必先是我见过最亲切的钢琴家,任何提问都轻声细语,而且所有的需求都与音乐会演出有关,没有任何额外的要求。素颜便装的大师,偶尔用有点不流畅的中文与工作团队沟通舞台设定细节,其他时间都专注在钢琴上面。中间暂停一下,走到舞台后方喝口水,陈必先语重心长地说:「这部钢琴太可怜了,我要花点时间把琴弹开。」语毕,转身又回到舞台上,弹奏晚上要演出的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大师这句话,听得我毫无头绪,一旁的执行製作李宜嫔是弹钢琴出身的,告诉我前一天至德堂已经把史坦威钢琴,从琴房移到舞台上,可是晚上的至德堂,节目结束之后并没有空调,就这么让钢琴摆在舞台一个晚上,而不是全天候空调的琴房,钢琴的声音就有点走样了,难怪陈必先会说那部史坦威钢琴可怜了,折腾了一个晚上,钢琴要花点时间回复最佳状态,「暖琴」也是与时间赛跑的準备功夫。虽然钢琴独自遗忘在至德堂舞台事前无法预料,可是高雄纪念CD录音团队,早己为此做好準备。吴东晏特别争取额外预算,聘请钢琴调音师杨文源,两天录音时间全天候待命,只要钢琴哪里出状况,杨文源就会立刻进行调音,就像F1赛车一样,狂飙几圈之后要进场快速保养换胎,才能继续比赛。吴东晏告诉我,杨文源师傅是他在南台湾最信任的钢琴调音师,之前骆奇伟的「十二分之十二」,也靠杨文源帮忙,他有四十年调音经验,至德堂刚开幕的时候,杨文源就在里面调音了,是录音重要的幕后功臣。发烧祕技超多的录音师与时间赛跑的,还有录音师吴东晏,在架设麦克风与器材的过程当中,从大部架设,到细微调音的设定,必须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来,而且要在时间限制之内完成。我看着吴东晏忙进忙出,此时负责录音后製的录音师王秉皇,也从台北赶来至德堂,参与本次现场录音,晚上也要坐在观众席间,仔细聆听这场钢琴独奏会,母带后製更有所本。吴东晏可说是我看过,使用调音密技最多的录音师。为了好声,录音使用的笔电採用专用线性电源,或者说,大部分採用交换式电源的录音器材,吴东晏都想办法换上订做的线性电源,外加「第六元素」正在研发中的排插。USB线与同轴数位线,採用Divini Logos,AD转换搭配Oyaide BNC线,电源线插头换最高阶Furutech NCF。在所有线材当中,最昂贵者是Dinivi订做单结晶铜线(OCC copper),从舞台麦克风拉到Mic Pre,这单结晶银讯号线不仅昂贵,而且一拉就是一百公尺,绝对要选用损耗最小的高阶线材。此外,吴东晏还有许多避振抑振的独门诀窍,外加舒曼波产生器,这些都是过去我在录音现场很少看到的独门秘诀。吴东晏说,他希望把发烧友应用的元素,拿来用在录音现场,希望能让录音产业培养更精緻的工作细节,所以他经常与同业分享这些调声心得。不过,这些发烧调音的作为是辅助,吴东晏最重要的工作,还是麦克风的摆位调整。当陈必先老师在舞台上,一边彩排,一边暖琴,吴东晏就在舞台后方角落,弯腰就身,带着监听耳机专注聆听,两眼紧盯着工作电脑上的录音软体,仔细看着麦克风收音的dB錶,尽可能录下钢琴最饱满的音质。提早入座感受空间声响变化专注在工作的时间,流逝得特别快,从早上十点钟开始,演奏家、录音师与唱片製作群,分头着手各自需要完成的任务,在六点钟之前要暂停。至德堂点亮了灯光,等待听众入场,我与编辑戴天楷约莫七点十分,提前入座,感受空场到满场的空间声响变化。我的位置是一楼五排27号,算是很前面的座位,但是比较偏左,我跟戴天楷说,这个位置虽然偏了些,但是因为距离近,不光可以看到双手在黑白琴键上飞舞的模样,还可以注意钢琴家的脚,如何巧妙地控制踏板,可是大师出场却穿着长裙,脚上功夫完全看不到,戴天楷一看到长裙,在大师入场,听众鼓掌之际在我耳边说:「全都看不到了!」残念。史托科豪森、拉威尔与贝多芬「2019大师风範:陈必先钢琴独奏会」的曲目,上半场安排史托科豪森的Piano Piece No. 9与贝多芬第十六号钢琴奏鸣曲Op. 31, No.1,下半场则是拉威尔「水之嬉戏」(Jeux d'eau)、「海上孤舟」(Une barque sur l'ocean)与「水妖」(Ondine),外加贝多芬第三十二号钢琴奏鸣曲Op. 11。高雄音响展纪念黑胶準备收录的曲目,是两首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因为陈必先认为,黑胶一面最多25分钟,她不希望听唱片的人,曲子还没听完,就要起身换面,所以选择两首贝多芬钢琴奏鸣曲,都是在黑胶单面时间限制内可以演奏完毕的曲子,这样不管是唱片的A面或B面,都是完整的曲子,中途不需换面。入座立即翻腾猛爆音符大厅灯光闪烁,音乐会即将开始,当舞台灯光亮起,听众席灯光变暗,大师陈必先快步走上舞台,站在钢琴旁边向听众致意,转身一坐下来,完全没有準备动作,怪异的钢琴和声猛爆窜出,强劲的琴音完全感受不到大师已年届七旬。史托科豪森的「Piano Piece No. 9」,一开场就把一个钢琴上的和声,反覆139次,怪异且不完全和谐的钢琴和声,就这么由强而弱,再次强奏,渐趋转弱,之后才迸出几个彷彿随机出现的音符,音乐主题的核心再回到怪异的和声,尔后出现的音符,全不按理出牌,不常接触现代音乐的人,可能会觉得技巧很高,但是完全听不懂音符的意涵,和声诡异,音符进退失据,旋律破碎零乱,抱歉,这就是史托科豪森,这就是现代音乐。至德堂的灯光是现场录音的致命伤但是在史托科豪森令人困惑的音符之外,我更在意的是现场的声响。音乐会开场十分钟,我总是听到后排上方有喀喀的噪音,好像背包上的塑胶扣环扣上去的声响,一下子在左后方,一下子在右后方,十分钟之内持续有这样的声响,我皱着眉头,心想高雄的听众有这么不懂规矩,怎么会音乐会开始,还一直拨弄背包扣环呢?中场休息,坐在我旁边的人是南方音响黄裕昌的夫人,我问她有没有听到喀喀的噪音,黄夫人直率地说:「很正常啊!那是灯具的声音。」我张大嘴啊了一声,不敢相信,但确实很像灯具的声音,因为听众入场时,灯光必须全亮,从六点钟到七点半,灯具已经很热了,而七点半音乐会开场,听众席的灯光熄灭,灯具热胀冷缩,就会产生喀喀噪音。我不敢相信的事实是:难道高雄市政府不知道这个问题?连乐友都知道是灯具,高雄市文化局怎么不想想办法?这样的现场录音不能用啊!参加音乐会的礼貌仍须教育此外,听众参加音乐会的规矩和礼貌,至德堂也该负起责任,至少在音乐会开场前,像国家音乐厅那样,提醒关闭手机,现场禁止饮食与交谈等等,告知最基本的规矩。我在上半场结束之前,坐在我后方一位女士,在手提包内摸出塑胶袋拿东西,滋滋作响的塑胶袋摩擦生,已经让我在听贝多芬第十六号钢琴奏鸣曲时,气得想转身制止,但为了音乐会的进行顺利,隐忍不发,没想到柔美的慢板乐章,竟然变本加厉,拿出保温杯,开关杯盖加上喝水的声音,让我听音乐的情绪尽失。第三乐章快板结束,掌声响起,灯光一亮,我立刻转身敬告:「抱歉,请不要在音乐会当中喝水,也不要摩擦塑胶袋,因为这是现场录音,是为2020高雄音响展纪念黑胶而录音,很多人为此努力了数个月,请不要让大家的努力因此而失败。」说完,我弯腰鞠躬说:「拜託了。」超越任何唱片的现场魅力中场休息,我不想留在室内,走到至德堂走廊吹风。陈必先老师的演奏精彩万分,我从来没有听过比今天现场更厉害的陈必先录音,大师一出手就融入满满的情绪感染力,是力透纸背的钢琴音符,即便至德堂的音响效果,稀释了若干钢琴能量,但是藏在音符里面的强烈音乐感染力,却像是闪电一般直入脑中,跟着音符的高低强弱变化,体会陈必先式的贝多芬,钢琴的力度是那么直接,左右手均衡地对话,和声的织体与旋律乐句进行的转折变化,藏不住大师琴艺锋芒。至德堂大厅的计时器,显示再过五分钟下半场要开始了,我与戴天楷再次入座。拉威尔三首与「水」有关的曲目:「水之嬉戏」(Jeux d'eau)、「海上孤舟」(Une barque sur l'ocean)与「水妖」(Ondine),在八月份与陈必先老师视讯通话中,她说要听贝多芬第三十二号钢琴奏鸣曲之前,先来三手拉威尔,带大家去玩耍一下,用这三首与水有关的曲子让大家放轻鬆。晶晶亮亮的拉威尔,愉悦流转的音符飘散在至德堂的空间里,天花板上的照明灯,中场休息点亮,下半场开始又熄灭,热胀冷缩的喀喀声,我已经习惯了,但是兴奋热切跟上「水之嬉戏」的耳朵,却还在想录音师不晓得事后能不能把这些空间噪讯修掉。三首放轻鬆的拉威尔,轻盈流转地演奏完毕,要迎接贝多芬最后一首钢琴奏鸣曲了。炉火纯青的人生高峰从拉威尔转换到贝多芬,钢琴家做了稍微久一点的停顿,Op. 111毕竟是贝多芬最后一首钢琴奏鸣曲,是他一生中最后用钢琴所做的发言,陈必先老师的贝多芬,从年轻时代征战欧洲乐坛各大国际比赛开始,就已经引起高度注目,认为他的贝多芬弹得非常好,也能自成一家之言,而现在的陈必先,可能到达了毕生钢琴诠释最颠峰的时候,不论是乐念的思考与音色控制的炉火纯青。第二乐章的Arietta,是变奏曲形式,主题宁静、平和、端庄,似乎是贝多芬晚年的写照,陈必先老师用她的速度,掌握住不过慢的速度,建构慢中有快、向前推进的力量,我听得入神,真的,虽然我也爱陈必先老师过去的录音,但是我第一次听现场,才知道原来大师的音乐会现场魅力如此震撼,如此强烈地抓住每一个聆听者的耳朵,让呼吸也同步了。在晶晶亮亮的音符当中,第二乐章的尾奏竟是如此可爱,如此不具侵略性。终场,热烈的掌声不断,谢幕三次,现场欢呼安可,但是我想不出什么曲子适合,毕竟这是贝多芬最后一首钢琴奏鸣曲,但是陈必先老师第三次走出来,向听众说:「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不知道还可以再说什么?这样吧,我试试看Op. 126。」转身坐定,6首Bagatelles,从甜美又优雅的旋律起手,衔接上Op. 111第二乐章Arrietta的气质,能在Op. 111之后,选Op. 126当安可曲,还谦虚地说试试看,舞台上的陈必先用音符挥洒着真挚与热情,展现音乐令人感动的美感。期待专业录音团队的成果安可之后,曲终人散,我怀着满满的感动离席。虽然,至德堂的空间音响效果,比不上国家音乐厅,更比不上新落成的卫武营音乐厅,但是陈必先老师的演出,绝对精彩,克服录音现场种种缺陷,难题已经交到录音师手上了,接下来要看录音师吴东晏的剪接混音,以及洋活录音室王秉皇的母带后製,请务必把陈必先老师在音乐会现场的音符,留下真实又美好的纪录,我高度期待高雄电器公会纪念唱片製作团队的后续成果。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点赞

不喜欢

最新评论

  • 反馈建议:8229007@qq.com,10分钟以内必回!
  • 工作时间:随便什么时候

手机APP

扫描二维码

Copyright   ©2005-2019  hifitime Inc.  Powered by©Discuz!    ( 渝ICP备19005120号-1 )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