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列世界文物遺產-Pathos T.T. Anniversary綜合擴大機
VIEW CONTENTS
影音发烧网 首页 评测 查看内容

堪列世界文物遺產-Pathos T.T. Anniversary綜合擴大機

2018-11-6 15:50|原作者: 戴天楷 圖‧郭振榮| 查看: 424 |编辑: mmc2003 |来自: U-Audio


緣起:一切都是InPol起的頭

1994年成立的Pathos Acoustics,總部位於義大利東北的城市Vicenza。這個古老的城市因為是16世紀知名建築師 Andrea Palladio的家鄉,他在這裡留下了許多精心打造的建築。這樣的美學源流,造就出今日的Vicenza成為義大利精密金屬、珠寶加工以及時尚設計的重鎮。有怎樣的城市,就會有怎樣的人。一個熱愛音樂的工程師Gianni Borinato,嘗試開發更好的擴大機線路,於是他尋求兩位好朋友協助,一個是音響發燒友,本身也是名設計師的Paolo Andriolo,另一個則是在Vicanza開設Hi End音響店的 Gaetano Zanini。因為Gaetano有音響店,他們可以在這裡做各種搭配、測試和比較,對於什麼是好聲音,而各個音響品牌對於聲音的理念又是如何,也就得瞭然於胸。

一切事情的發生,就是這麼偶然。有一天,Gianni正在思索新的擴大機線路,一時靈光乍現,他畫出一個以前從未有人設計過的電路圖,而且經過測試表現非常好,不僅失真低,而且驅動力好,即便功率不大,也能精準控制喇叭的低音單體。他稱這個線路為InPol,什麼意思?這是義大利文「Inseguitore Pompa Lineare」的縮寫,若寫成英文則是「Linear Pump Follower」,翻成中文可稱之為「線性幫浦追蹤器」。這又是什麼?還是不懂。



獨家InPol線路

Gianni一直在思索的是:如何解決一般擴大機上使用回授所產生的問題?這種從輸出級反向回饋到輸入級的回授,被普遍地運用在擴大機上。一個設計良好的負回授擴大機可以得到很多回授所帶來的好處,它能讓擴大機工作更線性,反應更快速,失真更低,甚至可以降低噪訊。但是,一旦機器加上了負回授,你會聽到回授的聲音,那是一種難以避免的斧鑿痕跡,Gianni認為回授的使用,讓聲音顯得不自然,並且有點尖銳。那如果不使用負回授呢?好處是聲音會更自然,可是,卻得犧牲阻尼因數,並且輸出比較受限,擴大機的驅動力會相對弱一些。Gianni想的就是:有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

因此,他設計出的這個InPol線路,實現了一個晶體擴大機的輸出級,無須採用回授,保有了聲音的純淨度,同時還能有低失真與高阻尼因數的特性。InPol在左右聲道的後端架構只用一顆晶體元件(也就是單端架構),並採高電流增益,透過純A類放大求取最低失真。一般的擴大機往往使用兩顆以上晶體(每聲道),而且是NPN和PNP並用。這兩種晶體特性不同,可是一旦使用回授便能消除其間的不同,這也是許多其他設計者所採取的作法。Gianni的解法是只用NPN晶體,也就是從源頭管制,不讓歧異出現,也就可以不必採用回授來解決失真。除了電晶體,他還利用線圈(其實就是扼流圈choke)耦合電晶體來增強輸出電流,Gianni形容這個線圈就好比是功率晶體的發電機(controlled current generator),這樣一來,整體的效率可以提高一倍,讓純A類放大理論上僅有25%的低效能,能以提升到50%,同時還可降低擴大機內阻,提升整體阻尼因數表現。以Gianni的理想設計,InPol線路能讓訊號以完美的一倍增益,前端以真空管(12AX7)做電壓放大,然後就交給InPol線路做電流放大;從輸入到輸出毫無減損也毫無改變,放大線路所做的僅是提供足夠的電流來驅動喇叭而已。


音響不但要聲音好,外觀也要好

因為InPol線路確實卓越,因此最有生意頭腦的Gaetano就找了經常來他店裡串門子的設計師好朋友Paolo幫忙。Paolo擅長於工業設計,他以建築概念為本,設計了這個Twin Tower樣貌的T.T.。他認為,當時音響圈似乎有一種似是而非的成見:器材外觀越醜,往往聲音越好聽。好不好聽跟美醜當然沒有絕對的相關關係,只是有很多高手設計師做出來的音響,設計只為了聲音,不考慮外觀,因此造就了很多好聽卻不好看的音響器材。Paolo是音響迷,也是設計師,他認為音響不只要好聽,還得要好看。透過異質材料拼貼,大膽用色,有別於常態擴大機的外觀設計,蘊生了這個Pathos的處女作。

T.T.有多美,我不想用文字來描述,請您自己看。若您看照片覺得它美,我要說,您得看到實機,文字實不足以描述它美,就連照片也無法說得清楚,親眼看見,親身感受,才能領略。


光學驅動電阻陣列音控

美麗,當然設計師功不可沒,但它仍服膺「外觀是基於功能」的設計原則。例如您看到那兩個「雙塔」,就是以巨型散熱片包夾放大線路而成的「建築」,塞在裡面可不可以?做在兩側可不可以?當然可以,Pathos其他擴大機也不是這樣做的,但是這就不特別了不是?雙塔後方三個大型金屬盒,一望便可推知那是變壓器。不過,如果您這樣猜,只對了一半,不只是變壓器。前面講到InPol線路有賴於線圈繞組和電晶體耦合,那三個方盒裡,一個是變壓器,另兩個則是線圈。基本上他們都差不多,一樣需要鐵芯,一樣有多重繞線,只是功用不同。這部分也是T.T.沈重的來源,一部T.T.要多重?42公斤。事實上,所有搭載InPol線路的Pathos擴大機都很重,都比你看到外觀所想像的重量要重,建議用家搬動機器一定要找人幫忙,免得受傷。

雖然T.T.的外觀從推出之始到今天都長得一樣,幾乎沒有變動,只有一些小地方有變化。例如早年機種的旋鈕是鍍金的,現行的T.T. Anniversary(為行文方便,後文仍簡稱為T.T.,所指乃最新版本的T.T. Anniversary)則是鍍鉻的。不變的是,旋鈕的表面都一樣光滑如鏡。音量控制採全類比式的,但不是裝一顆現成市售電位器就了事,T.T.的音控採精密電阻陣列架構,共24階級進,以光學裝置來驅動整組磁簧繼電器做切換,這個繼電器以真空封裝,內部採用釷質接點,十分講究。很多音響設計者都非常音控的設計,認為這是好聲的關鍵,後端線路設計再好,音控沒搞對,依舊是白搭。



此外,早年的T.T.都是RCA單端輸入,並且還有一組唱頭放大。到了T.T. Anniversary,取消了唱頭放大,但多了平衡輸入,輸入共有1組XLR、3組RCA,另有1組Tape Out,且附上一個Sub Out超低音輸出。其實一般人很少在家搞錄音,現在甚至連曾經風行的卡式錄音座也難找了;我一直認為Tape Out實在沒有太多用處,但是,如果您有一台ADC(類比數位轉換器),就可以利用Tape Out來把LP轉成數位檔案。至於Sub Out就實用多了,若想提升整體音響效果,補強喇叭的低頻延伸,換喇叭是動搖國本之事,但買一個超低音就不至於太困難。有了Sub Out,您可以組2.1聲道系統,不但多一種玩法,且是十分有感的升級。



35W,驅動力卻驚人

T.T.的令人驚艷,不僅是在外觀上,更是在聲音上。帳面數字僅有區區35W的T.T.,推起喇叭完全不像是一台35W的綜擴,聲音魄力好似在聽百瓦擴大機一樣,推起U-Audio試聽室裡的三對落地喇叭毫無懼色,在舉手投足間展露出充分的自信和從容。音量大約轉到45-50格,已能把超過20坪大試聽室給填滿。充填聲音能量會很困難嗎?不會,換成其他35瓦的擴大機,或許一樣可以這樣聽,但是聲音的質地和音場還原很難和T.T.相比,可能聲音會變粗糙,可能音場會紊亂,可能某些大動態處會緊繃,可能在一些高音處會刮耳,也可能低頻完全失控。但是,T.T.讓我驚訝無比,它沒有這等問題。

我以魯普和普列文合作的舒曼鋼琴協奏曲錄音為例,第一樂章開頭的ff強奏,必須有衝擊力。我很難想像35W的T.T.可以把88dB靈敏度、4歐姆阻抗的Dynaudio Contour 60推出這樣的氣勢。鋼琴的顆粒堅實而飽滿,尾韻還泛著漂亮的光澤。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鋼琴獨奏的導奏走過,第一主題切入,但聽得那柔美的弦樂,像一片柔軟而綿密的織物,也許是棉質布料,因為帶有一點蓬鬆和彈性,也許是絲綢,因為還有和暖的光澤。低音弦樂頓下,襯出豐厚柔韌的支撐,音樂因為這襯底的低音而更顯立體。真好。我真沒想到,T.T.可以把Contour 60推得這麼好聽。一直以來,我聽過Contour 60最好的經驗都是基於百瓦以上的擴大機,要把那兩顆24cm的低音單體抓得牢,擴大機沒有幾分本事是不成的,太便宜或功率不足的擴大機難讓Contour 60自在歌唱。這廂35W的T.T.把Contour 60推得這麼穩當,有聲有色,你道我豈會不喜?

高效率喇叭驅動更容易

換上別的喇叭呢?我換上Atohm的GT-3 HD,這對喇叭雖然是法國血統,聲音卻與一般人所謂靈動婉轉、清新明透的法式浪漫風格不太吻合。它不刻意強調飄逸高音和豐富細節,音色上略帶幾分暖意,中頻段厚度非常出色,聲音的實體感很好,單聽聲音,恐怕有人會誤以為是英系喇叭。搭上GT-3 HD,再聽這曲,琴音的光澤稍稍收斂,但是顆粒感更明確,形體也更具體。而且,GT-3 HD以其6歐姆阻抗、92dB靈敏度的特性,似乎真的比較好推;三對喇叭搭起來,就屬它唱得最大聲。

再換上同為義大利血統的Capriccio Continuo Admonitor Preference搭自家低音柱Submonitor MK3,CC喇叭生性外向活潑,搭起T.T.顯得奔放熱情。CC喇叭表現鋼琴更有一番使人愉悅的明亮感,不但能挑動心弦,甚至能激動情緒。以鋼琴的韻味來講,三對喇叭各有千秋,CC喇叭在色彩上尤其獨占鰲頭。至於木管部的表現,CC喇叭讓木管吹奏更顯活生,甚至可以活靈活現來形容,另兩對喇叭表現出的畫面就相對沈穩。CC喇叭在高音表現上得天獨厚,而Submonitor MK3低音柱比起Contour 60那兩只大口徑低音也不遑多讓,低音豐滿深沈,不僅有力還有解析。兩端延伸上得去下得來,這怎會不好聲?誰道靈動走向的擴大機就非得要搭配厚聲底的喇叭呢?這T.T.搭CC還真配。


可為系統調出生氣

至於另一對也是義大利血統的Chario Belong書架喇叭,這是Chario最新推出的書架喇叭,採用人造石箱體,外觀絕美,與T.T.搭起來也是天作之合,完全符合最高標準的視覺系要求。Belong的聲音沿襲Chario一貫的風格,聲音溫暖而厚實,有著濃重韻味。與T.T.搭配之下,濃厚感被活化了幾分,高頻泛起溫潤的亮澤,聲調同樣迷人。Belong雖然是書架式的,但是Chario卻讓它擠出了豐滿的下盤,除了動態和音壓上仍不及落地喇叭,否則以聽舒曼鋼琴協奏曲來講,我實在覺得好聽得很。

我在寫什麼呢?讀到這裡,您還沒看出T.T.喇叭的本領嗎?我單是這樣接連換幾對喇叭搭配,即使聽的是同一首曲子,我就快被T.T.給迷住了。我有個當教授的朋友,家裡用的就是T.T.,他搭什麼呢?Tannoy Canterbury,T.T.把Tannoy濃郁的聲音調和的美不勝收。如果您上網搜尋一下,世界各地都有用家,搭配各自不同。別看它的功率不大,我認為只要不是對上靈敏度特別低的喇叭,T.T.並不難搭配,而且好聲唾手可得。


聲音開放、爽朗、活潑

放上阿胥肯納吉指揮愛樂管弦樂團的西貝流士「芬蘭頌」,可以聽見T.T.燦爛的音色,和開放不造作的氣質。樂曲開頭的低音管、低音號的沈吟,聲線爽朗清明,沒有一絲晦暗陰沈。我說的不是音調,而是質地和亮度。T.T.帶有Pathos一貫的亮彩風範,聲音總是鮮豔的,是璀璨的,是活潑的。小號催出了曙日光芒,當銅管大鳴大放之時,T.T.賦予了銅管鮮豔燦爛的光澤,銳氣千條,意氣逼人,顯出大地一片生機。定音鼓的擂擊,展現了音樂的魄力,北國雖然寒冷,但堅毅的性格足以勝過所有外在的壓迫。音場是開放的,舞台的深度也能呈現,當我音量停在45格或者多一點的時候,真不覺得這是35W的擴大機。再往上到50或更多,侷促感才會漸漸浮現,但我以為,如果試聽空間條件更好,聲音或許還可以再開大幾格。

只是,這樣一聽,也感覺到T.T.的低頻是重質不重量,質地堅實,聲量收束,音樂聽起來也就容易見其肌理而不被遮蔽掩蓋,自然容易彰顯透明清澈的畫面,與乾淨醇美的音質。同一曲子,同樣以Contour 60搭配,一旁的Avid Sigsum這台110W的綜擴就推得出豐厚飽滿的低頻,氣勢似乎更足,可是畫面就不及T.T.透明。與之相比,T.T.的低頻就顯精瘦清癯一點,不過,這造就了鮮活與靈動。好比汽車輪胎,寬胎看起來更具運動氣息,如果輪圈再放大,就更有個性。實際開起來,加大的輪胎,行車的抓地力確實提升了,操控性也更好一些。但用上大輪胎終究耗油,而且因為胎面摩擦力更大,起步速度也受到影響,一般稱這種情形叫「重拖」。這也是為什麼一般小型車原廠往往不會配給太寬太大的輪胎,如此才能保持小型車靈活、低油耗的優點,也能換取有限動力下的最佳表現。T.T.也是這樣,35W功率小,就要盡可能彰顯其小功率的優點。

低音乾淨收束,人聲鮮活清晰

例如聽Michael Jackson的「They Don’t Care about Us 」,開頭孩子們的嬉鬧對話,呈現了活生的畫面感,尤其是搭配起CC喇叭時,那個畫面一無遮攔,透明非常。接著電子節拍響起,Michael 的歌聲切入,聲線明朗,壓抑而用力催出的聲符,每一字都是控訴。節拍聽起來敏捷而有力,可能有人覺得不夠「大港」,聽起來不夠震撼。更明顯的感受出現在Michael演唱Beatles的名曲「Come Together」,這首被翻唱無數次的歌曲,就屬Michael的版本鼓聲特別雄壯,但在這裡,力道表現得很好,一放一收之間的乾淨俐落,無帶水拖泥、模稜兩可的含糊。這樣的低頻這樣的鼓,好不好呢?見仁見智。我覺得不錯。

Michael歌曲裡的鼓用的是電子鼓,不是真鼓聲,要多大聲、要多雄壯都可以,端看製作人和Michael的喜好。James Blood Ulmer的現場演出錄音裡,也熱鬧非凡,但這裡的鼓都是真的。T.T.給的鼓聲其實一點不讓我皺眉頭,反而我覺得這很自然,只有低頻的中下段似乎略欠一皮,但鼓聲的頻率響應多半不在那裡。在此以上的頻段,T.T.開放又鮮活的聲音,很能表現那飛馳的鼓組演奏。論到吉他,T.T.的表現叫人激賞,不管是木吉他或電吉他,那箇中的音色變化與層次都有表情。特別是搭配CC喇叭時,那層次更鮮明,變化更豐富。James Blood Ulmer的歌聲略帶沙啞,歌聲中帶著幾分輕鬆愉悅,表現起人聲,T.T.不僅不成問題,簡直可用拿手稱之。如果我想聽渾圓一點的聲腔,那搭GT-3 HD這樣的喇叭就恰到好處;如果想求線條清晰的聲音,那就搭Contour 60;如果想求一點活生的感動,那還是推出CC喇叭最好。

音樂畫面寫實又具像,顯出類比質感

T.T.的音質和音色是它最精彩之處。我覺得音樂到了T.T.手上,總能變得溫潤圓滑又細緻,質感似乎特別的類比,而且聽的音樂越多越廣,越感覺T.T.的均衡和自然。以阿格麗西等人在Philips合作的那張聖桑「動物狂歡節」為例。這曲子以室內樂編制,卻又比一般的室內樂曲有更豐富的配器,這個版本錄音也好,拿來測試音響再好不過。先講鋼琴,在「公雞與母雞」一段裡,鋼琴以震音起首,那是公雞咯咯叫不停,單簧管則是母雞,撫以小提琴,好一幅熱鬧又活潑的場景。鋼琴琴音圓潤堅實,音符的顆粒感十足,弦樂的質地既有厚度又顯出那擦弦的纖纖質地。下一曲是「野驢」,聖桑用雙鋼琴以八度音階上下琶奏,描寫野驢在草原上的奔馳場景。上一曲的公雞連續震音已經夠嗆,這裡的快速琶音更是過癮。T.T.的反應真是快,聲音一點不拖遲。

接著來的是「烏龜」,起首鋼琴以三連音慵懶地奏出,那不是步伐,那是一個凝結的氣氛,一種慵懶的感覺。和弦帶來的和聲是豐富的,當末段爬到高處,琴音透著溫暖的明亮感。低音弦樂有著適切的厚度,怎麼說適切?因為那個厚度,讓人感覺到沈重而遲緩的烏龜爬行,可要聲音再厚了,那弦樂的質感就沒有了,音樂聽起來也會笨拙。沈而不笨,緩而不拙,那就對了。更過癮的低音在下一曲,「大象」開頭的鋼琴就踏出了沈重而有力的步伐,鋼琴有重量並顯得出規模感。隨後進來的低音提琴哼著沈重的嗯嗯琴聲,那可不是漫步的大象嗎?又或者,大象在慢舞?因為這裡可是圓舞曲啊!

T.T.的音樂性真好,我真得很難只把文字留在對聲音的描述上,太容易教我聽音樂聽入神了。「水族館」裡的弦樂推出了水波,鋼琴盪起了波光,長笛吹出的是悠游的魚兒,一個甩尾,鋼片琴蹭一下,再一個轉身,再蹭一下。真美啊!「大鳥籠」中經過一段弦樂的顫音後,長笛展開華麗的吹奏技巧,音符聽來卻是清楚的,那氣音質感十足。鋼琴細碎又快速的震音粒粒皆清楚,而低音提琴的撥奏則深沈又飽滿,頓一下,頓一下,好活生的畫面啊!

說到活潑,怎能不提「化石」,曲中巧妙地摻入了其他熟悉的樂曲旋律,作曲家在速度提示上稱之為荒誕的快板。我要誇稱那個木琴的敲擊真是活生,實在像真。而五部弦樂的琴聲實是水乳交融,T.T.把這箇中的畫面全給清楚描繪出來。單簧管吹出甜潤清新的樂音,隨後音樂激起一陣高潮後嘎然止歇。至於最美的「天鵝」,除了那個腔調迷人、旋律優美的大提琴以外,還有兩架鋼琴在旁伴奏。大提琴音悠揚而典雅,沒有刻意誇示它的鼻音感,旋律的線條是柔和、綿長又流暢的。至於鋼琴,聲韻圓潤,精彩的是低音和高音相對唱和,高音推出的光彩是粼粼波光,隨著天鵝游水而推出,鋼琴時而走到低音,則拉出了音樂的立體感。好個天鵝,好美的一曲天鵝。


又美又好聲

很多人一聽到35W,就要準備打退堂鼓,這怎麼夠用呢?我要說,真聽音樂,35W誠然夠用。我上一次遇到這等驚人的小功率晶體綜擴,是聽Esoteric Grandioso F1,那台擴大機售價是T.T.的三倍有餘,瓦數更少,只有30W。但是,聽過之後真覺得,瓦數真的不是最關鍵的,能不能表現出音樂的美,那才重要。這回,T.T.再讓我發出感嘆,以上那些聆聽的記述,便是明證。

如果想找一台聲音這般的好,既能鮮活,還能溫潤,細節真實,起伏從容的綜合擴大機,而且還有這樣如藝術品般的外觀,百看不厭,我實在想不出,除了Pathos T.T. Anniversary之外,還有什麼更好、更低價的選擇。


器材規格

型式:綜合擴大機
輸出功率:35瓦@8歐姆
頻率響應:13Hz~78kHz(+/-0.5dB)
失真:小於0.5%
訊噪比:90dB
上升速度:38 volt/μs
尺寸:480x450x300 mm (WxDxH)
重量:42 kg
定價:340,000(現在慶祝代理權轉換,六折優惠供應中)
台灣總代理:愛樂音響

愛樂音響 台北旗艦店
地址:台北市金山南路一段155號
電話:02-2321-2138
愛樂音響新竹旗艦店
地址:新竹縣竹北市成功八路255號
電話:03-5508060
愛樂音響 臺中市政旗艦店
地址:台中市西屯區市政路676號
電話:04-2251-3388
網址:www.lamusique.com.tw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点赞

不喜欢

最新评论

  • 反馈建议:8229007@qq.com,10分钟以内必回!
  • 工作时间:随便什么时候

手机APP

扫描二维码

Copyright   ©2005-2019  hifitime Inc.  Powered by©Discuz!    ( 沪ICP备14012788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