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播出細節,足矣-DC Cable DSC-1訊號線
VIEW CONTENTS
影音发烧网 首页 评测 查看内容

正確播出細節,足矣-DC Cable DSC-1訊號線

2018-10-11 15:31|原作者: 林治宇 圖‧郭振榮| 查看: 386 |编辑: karajan109


3種線徑7N銅導體

既然經典不敗,為何DC Cable還要將其改款,這樣不就有自打嘴巴之嫌嗎?據德城表示,AV-2100改款有幾個原因。首先,AV-2100內、外銷狀況頗佳,全部賣完光光,要重新量產以滿足許多消費者的需求;其次,德城這幾年已改掉過去產品型號命盟「落落長」的狀況,改以簡短型號或特定名詞的命名法,像是Leopard訊號線、「Three Heart」T系列線材、Lelio的 X系列線材…等,型號聽起有力又好記,也讓消費者更容易產生印象,因此新產品稱為DSC-1,確實比AV-2100更容易記憶。再者,幾年下來也累積了不少消費者對AV-2100的改良建議,乾脆利用這次機會加以改款升級,讓經典耳目一新,繼續保持經典。


新的DSC-1有何不同呢?外觀的變化不大,仍是原來的黑灰色隔離網,但把兩端的熱縮套拿掉,讓外型更簡潔、更單純。那要怎麼辨別方向呢?請把具有自鎖功能的大型RCA蓋旋下,即可看到裡面有一小截熱縮套,上面印了箭頭,那就是線材的方向。這樣的設計對一般用家差別不大,線材插上去不太會變動,但對我們這些評論員就有一點麻煩了,因為線材常在不同系統間更換,難免要插拔,一不小心就把方向搞混了,只好再把RCA蓋旋下。這一截熱縮套還有一個功能,就是可將焊點密封,防止氧化。大型鍍金RCA端子的品質依然無與倫比,自鎖頭可緊緊咬住RCA座,絕不鬆脫,確保緊密接觸。

導體部分則有大大的提升。DSC-1仍採銅導體,但銅質的純度由6N提升為7N銅。結構仍是雙股平衡式設計,不同的是,原先每股由2種線徑導體組成,DSC-1則增為3種線徑,結構更為複雜。接著,此雙股導體先以鋁箔包覆,做初步隔離後,外層的編織網從182編增加為196編,也就是說編得更緊密了,因此隔離效果更好。再來還有披覆層。其內的兩層披覆改採更能抗氧化的特殊PE材質,據稱可以增加聲音的透明度。由此可知,DSC-1外表的變化不大,但內容物可是有跳級般的改變。




大系統發揮得更好

DSC同系列除了DSC-1之外,還有DSC-2與DSC-3,它們的差別主要在於導體。DSC-1純銅,DSC-2銅鍍銀,DSC-3則是純銀,三者的價位不同,聲音走向不同,德城一次把三條線都寄來,我們分派給不同的編輯撰寫評論,我分到的就是DSC-1。試聽在U-Audio聆聽室進行,我把DSC-1接在Audiomeca Elixir DAC與Linear Acoustic LAV-60 MKII綜合擴大機之間,搭配的喇叭有Evett & Shaw M5落地喇叭與KEF LS50書架喇叭,參考線材則是Xsymphony的OCC Infusion XA訊號線。

導體材質決定了線材大部分的聲音走向,參考線OCC Infusion XA的導體也是銅(OCC單結晶銅),因此DSC-1和OCC Infusion XA具有相同的頻譜表現很容易理解,不過DSC-1很明顯的在凝聚性、音像輪廓、安靜度、音場結構…等方面好上一截,果然價位不同還是有差。以中國著名琵琶演奏家趙聰的「聆聽中國」專輯為例,它讓我清楚瞭解到DSC-1對於大場面、大動態、高能量可是一點都不畏懼。「聆聽中國」是一張典型的「中樂西作」音樂專輯,就是以西方音樂手法重新詮釋中國傳統民樂風格的樂曲,當中除了琵琶、胡琴外,也用上不少電子合成樂,創造出龐大規模感與發燒效果。透過DSC-1的播放,我感受到音樂各頻段的分布顯得開放且均衡,音場結構很有條理,絲毫不見紛亂,而且這樣的特質在Evett & Shaw M5身上會比在KEF LS50身上更為顯著,也就是說,大喇叭、大系統更能表現出DSC-1的好,由此可知,DSC-1雖然才萬元出頭,但肯定具備了相當潛力,正待大系統用家來慢慢發掘。

DSC-1對音場呈現很有一套,這一點也透過「聆聽中國」這張專輯清楚呈現。通常銀線的音像、音場表現會比銅線來得好,但沒想到用7N銅的DSC-1也不惶多讓。DSC-1播出的琵琶、胡琴或是鼓聲感覺上好像小一點點,事實上那是因為它的輪廓更清晰、音像更凝聚、質地密度更縝密之故,連帶的衝擊力也更為直接明快。另一方面,DSC-1也具備不錯的音場縱深與聲部分離度,因此不僅音場前後的層次感頗為清晰,定位也優。此外,DSC-1的細節呈現力也具有相當的水準,否則第5軌《牧》中的胡琴不會有這麼細膩、擬真的沙沙磨弦質地,也無法顯出這麼細微的輕重變化。

能正確地播出細節,足矣

接著播放普雷特涅夫指揮俄羅斯國家管弦樂團演奏謝德林的《卡門組曲》,透過DSC-1聽起來實在太過癮了!《卡門組曲》是謝德林根據比才的歌劇《卡門》與《阿萊城姑娘》創作的樂曲,音樂本身就頗具戲劇性與張力,加上普雷特涅夫與俄羅斯國家管弦樂團的演奏似乎又刻意加重了對比落差與動態,音樂更顯爆棚。DSC-1在弱音樂段時,例如第1軌的導奏,極弱的音樂也很沉穩、清晰,低頻線條可精準掌握而不模糊;持續1分46秒的弱音就要讓人沉不住氣時,音樂進入為人所熟悉的卡門舞曲樂段,拜DSC-1之賜,壓力盡放,能量盡施,順暢的音樂一湧而來,沒有壓縮之感,更加大了與第1軌之間的落差。DSC-1乍聽之下平淡無奇,但它似乎有種潛藏的能量感,就是要透過這樣的大曲子才能感受到它的優勢。

難道DSC-1只有威猛的一面嗎?這時我拿出Ute Lemper的「Paris Days, Berlin Nights」專輯,當中有弦樂四重奏、Accordion手風琴、鋼琴、豎笛…等樂器,是一張測試音色質地的好素材。這時我換上對細節變化更敏銳的LS50書架喇叭,在DSC-1的襯托下,我聽到了十分豐富的細節表現,像是Ute Lemper演唱時的氣音、聲腔變化、唇齒音、營造情緒的喘息、吸氣與呼氣…等,讓演唱的感染力驟升;又例如小提琴與手風琴的音色,不僅帶有恰到好處的光澤,而且聽起來不躁、不硬、不尖,既有正確的質地紋理,又不失滑順與流暢,表現手法真是高明。


最後我播放挪威鋼琴家Ketil Bjornstad與美國David Darling美國大提琴家合作的「The River」專輯,在寂涼遼闊的音樂氣氛中,DSC-1讓人有種屏氣凝神的感覺,它突顯出主題的立體感,拉開音場深度與層次感,又能表現出河流的綿延流動,讓我感受十分深刻。但這樣的深刻從何而來?能正確地播出細節,足矣。DSC-1乍聽之下平凡,好像沒什麼個性,但繼續聽下去,就會發現它的優點:均衡、全面、挑不出問題,簡單地說,就是什麼系統都能用,而且可以用得很好。

器材規格

DC Cable DSC-1
形式:RCA訊號線
導體:3種線徑7N銅
建議售價:12,800元/1米(可接受長度訂做)
代理商:德城
電話:04-2557-8811
網址:www.dc-cable.com.tw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点赞

不喜欢

最新评论

策划更多
哥本哈根: 一个只有美丽的城市这次受主办单位之邀请,来到哥本哈根採访,因
独家评论更多
广告栏
  • 反馈建议:8229007@qq.com,10分钟以内必回!
  • 工作时间:随便什么时候

手机APP

扫描二维码

Copyright   ©2005-2019  hifitime Inc.  Powered by©Discuz!    ( 沪ICP备14012788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