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角之力、聲音之力-試聽Lals Classical 15M號角喇叭
VIEW CONTENTS
影音发烧网 首页 评测 查看内容

號角之力、聲音之力-試聽Lals Classical 15M號角喇叭

2018-10-9 18:18|原作者: 戴天楷 圖‧戴天楷| 查看: 206 |编辑: 薇薇爸爸

雷爾斯位於汐止的門市大門,琳瑯滿目的產品,整齊的陳列周牆,這些還僅是部分產品。正面擺放的一對漂亮號角喇叭就是這次試聽主角Lals Classical 15M。
「我們使用的是來自俄羅斯的樺木的,他們的林木資源豐富,跟北美或北歐相比,非但品質不輸芬蘭或加拿大,且因俄羅斯林木開採與運送成本都更低廉,這些都省下的成本都反映在售價上,消費者能以更低價錢獲得高品質產品,我們何樂不為?」黃先生答的坦白。

他接著表示,整個Classical 15M都是用白樺木夾板製作的。跟原木相比,原木因為自然生長的關係,板材各部位可能因密度不同而有不一致的諧振,而且用久了會有變形疑慮,其熱漲冷縮的反應都更明顯。若喇叭都是用原木製作,在濕度、溫度變化大的環境下,甚至不需很久,箱體結構就會鬆散,對聲音不利。至於一般的密集板,和樺木夾板相比,質地不夠硬,只要敲看看,兩相比較就知道,樺木夾板雖然質地更硬,但聲音卻比較活。


號角開口是以製作箱體同樣的白樺木夾板(birch plywood),加疊後予以黏合成塊,再以CNC切割,將黏合整塊的樺木夾板切割成所要的形狀。其形狀、開口弧度、角度、深度都是經過精密計算。
正面使用白拴木貼皮、側面四邊則選用古藤木皮,都是實木皮。黃先生表示,貼皮純粹為了好看,對比強烈的深淺配色,可營造出視覺的立體感。黃先生特別提醒我注意貼皮的接縫和轉角處理。果然在貼皮邊緣的接縫位置,摸不出有任何縫細,在轉角處也絲毫沒有任何刮手的粗糙感,這些小地方都在在顯示出雷爾斯的用心。但在這箱體上的用心還不只是外面的細節。喇叭箱體想要更穩固,可以在箱體內施予強化結構。

這時,默默地從後面的工作室走出來的柯俊益先生開口了:「你想看看裡面的結構嗎?」有這個機會,我豈能錯過?但是現場的Classical 15M沒辦法拆了給我看,後頭倒是有一對Neo-Classical 152,這對展示品還在測試微調,因此號角開口還沒固定,黃先生和柯先生合力把號角開口推出來,讓我看箱體內部。一根一根縱橫的龍骨,貼合固定著箱體四圍。「看到了龍骨結構了嗎?這能使箱體更穩固。還有,你看那個龍骨是什麼材質?」不得了,連龍骨這種看不見的輔助結構,雷爾斯還是用上樺木夾板的木條與板材。「Classical 15M比較小,龍骨結構不一樣,但是我們都一概使用樺木夾板當結構強化的材料。」柯先生語帶驕傲地說。我心想:這樣的用料和做工,如果換成歐美或日本製造,那價格不知道要貴上幾倍。


內中所見者,即是號角喇叭的壓縮驅動高音。這也是雷爾斯自己開發製作的。
從前帳板邊緣、低音反射孔開口,以及號角開口都可看到白樺木夾板的原本結構。一層一層深淺交錯的夾板,黃先生解釋:「夾板製作就是將切割成薄片的白樺木,縱橫交錯地疊放膠合壓製而成,因為木紋走向,縱橫交疊下自然形成深淺的層次。而且這就是樺木夾板最大的好處,因為板材縱橫交疊,可讓諧振更低。」標準的板材是18mm,如果要加厚一倍,就把兩塊板材黏合在一起,如果要製作像號角開口那樣更厚的材料,就再加疊板材予以黏合。號角開口就是以CNC切割的手法,將黏合成塊的樺木夾板切割成所要的形狀。「針對不同尺寸的號角喇叭,我們都要去計算最適合的號角開口,尺寸、開口角度、深淺,都是經過計算得來的。」黃先生進一步解釋。

廣告


堅持自製單體,基於古法再予改良

「號角喇叭的魅力就在那裡。」他手指著號角裡面的那個圓形金屬網罩,那其中就是號角喇叭與一般喇叭不一樣的地方—壓縮驅動器高音(Compression Driver)。為什麼叫壓縮驅動器呢?簡單講,一般的高音單體朝前發聲,單體後方就是音圈和磁力系統,透過電磁作用推動振膜發出聲波。壓縮驅動器的發聲仍需要振膜、磁鐵,但差別就在那個壓縮器的構造。Classical 15M配備的鈦金屬高音直徑足有44mm,高音振膜位於整個壓縮驅動器的最後方,當它受到電磁作用推動時,聲波會被擠壓到位於振膜前方之相位錐上的小細縫裡,當聲音穿過相位錐,再經過一段喉管,最後則透過號角開口的耦合,讓聲波釋放出去。「號角的高音因為經過擠壓、耦合的過程,因此能量被保存下來,透過號角開口還可控制聲波發出的擴散角度,因此能量特別充足。」黃先生詳細和我解釋號角喇叭壓縮驅動器獨特魅力的秘密。

Classical 15M的低音單體採用紙質振膜,配上W型曲折的布邊懸邊,採取短衝程設計。之所以型號裡以15命名,當然就是因為這個低音單體直徑為15吋;至於那個布邊懸邊,上面則加上一層略帶黏性的膠質塗層,加了這層coating,懸邊的強度更好,能讓低音單體的反應更快速。這些設計與現在盛行的喇叭單體製作概念不同,但雷爾斯堅持採用這種傳統的設計,「短衝程才能實現低失真,衝程越長,就越不容易控制單體工作線性,失真較大。」柯先生向我解釋。


Classical 15M的低音單體採用紙質振膜,配上W型曲折的布邊懸邊,採取短衝程設計。懸邊上還有特殊膠質塗層,加了coating,能增進懸邊的強度。這個低音單體,也是雷爾斯自己開發生產的。
「這些單體的來源是?」我很直接的問。「我們自己做的。」黃先生斬釘截鐵地回答。「不只喇叭箱體是我們自己做的,單體也是我們自己設計、自己製造。而且,不管是這種紙盆布邊單體或壓縮驅動器,市場上使用的少,除了我們這種專門製作號角喇叭的,基本上沒有人在用。我們自己設計、自己生產,所有的品管都由自己把關。」「其實這些單體的基本原理和製作技術,從幾十年就有了,我們現在就是在前人的基礎上,運用更好的材料和更妥善的工序,便足以製作出品質更精良的單體。」順道一提,雷爾斯的工廠、倉庫、門市,都在汐止,這不僅管理方便,而且也節省了許多運往送來的成本。

Classical 15M的高度有76公分,比起書架喇叭高尚不少,幾乎快可追上小型落地喇叭,但這身量又不夠高,因為聽號角喇叭有個秘訣,那個壓縮驅動高音得與聆聽者的耳朵相齊,這樣才能真正領會號角的魅力;所以非得配一個適合的腳架不可。雷爾斯試了多種材質,最後選定最經濟、實惠的原木製作腳架。這個腳架木工、漆工都夠水準,量身打造品,配上自家號角喇叭最速配。原廠售價不貴,愛樂朋友若購買雷爾斯號角產品,可鄭重考慮添購原廠的腳架。
手動調整高音衰減

喇叭背面除了喇叭端子外,還有一個高音調整旋鈕,其上標示從0dB開始,到最大數值-20dB,最底則是「無限大」。這個旋鈕是號角高音的音量控制,從不做任何衰減開始,轉到底便把高音完全切掉了,也就是高音號角不發聲,剩下負責1.6KHz以下頻率的低音單體發聲。這要怎麼使用才適當呢?我向黃先生請教怎麼設定高音衰減,他回答道:「我們出廠設定的標準衰減值是-4dB,一般來講,可根據空間特性作+/-3dB的微調,就容易找到適合的數值。當然,各人口味不同,空間條件各異,實際該調節多少,還是要依實際狀況而定。我們這樣設計,就是為了給予用家最有彈性的設定。不會因為換了空間,就苦於調音。直接做高音衰減最簡單,人人都會。」越聽他們兩位跟我解釋,我就越想仔細聽這Classical 15M的聲音。那就坐下來好好品味一下吧!

喇叭背面除了喇叭端子外,還有一個高音調整旋鈕,其上標示從0dB開始,到最大數值-20dB,最底則是「無限大」。這個旋鈕是號角高音的音量控制,從不做任何衰減開始,轉到底便把高音完全切掉了,也就是高音號角不發聲,剩下負責1.6KHz以下頻率的低音單體發聲。原廠建議先從-4dB開始,前後逐量增減,邊聽邊調。一般來講,-4dB增減3dB內都能找到均衡點,但仍看個人環境及喜好而定。
搭配大功率晶體機方見真功夫

雷爾斯為Classical 15M搭配的擴大機是BMC CS2,這是一台200瓦的擴大機,而且更清楚的講,這是一台加了音控和訊源切換的純後級,並不具有真正的前級線路;原廠作此設計,以換取更純淨、直接的音色。雷爾斯選搭這台擴大機,不是沒有原因。黃先生跟我說,雷爾斯的號角喇叭效率高,單就數據而言,非常好搭配擴大機,所以不少朋友也以「最古典」的方式搭配,以小瓦數真空機來搭配雷爾斯的號角,這種搭配確實有一種獨特的迷人氣質。黃先生卻認為他們家的號角喇叭還是要搭配大功率的晶體機,才能真正發揮其所長,因為晶體機的阻尼因數值遠大於真空管機,對於喇叭單體的控制力更好。像雷爾斯所生產的這些現代號角喇叭,雖然依循著古法釀造,但大面積、短衝程的W型曲折布邊紙盆振膜單體,要晶體機才能更準確的控制單體收放;這也是他選用這台200瓦大功率擴大機來推動Classical 15M的原因。

當天以MacBook Pro播放音樂檔案,解碼交給Audiolab M-DAC。擴大機則使用每聲道200 瓦的BMC CS2,以及Amcron PSL-2前級搭配Techron 5530 Power後級。雷爾斯兩位主事者都更偏愛以大瓦數晶體機來推Classical 15M。

號角喇叭效率高,很多樂迷喜歡搭配小瓦數的真空管擴大機,聽人聲和室內樂,享受其單端管機獨特的魅力,以及大瓦數晶體機所欠缺的精緻感與靈動性。雷爾斯現場也準備了好幾台好料管機等著讓同好「品香」。
以號角進補,中氣十足

先播一張人聲,讓Classical 15M小試身手,而且是一張怎麼播都好聽的錄音—「John Coltrane and Johnny Hartman」(Impulse!, GRD-157)。您可別小看這張,或許Johnny Hartman的嗓音怎麼聽都迷人,Coltrane的tenor sax也是醉人至極,但「好聽」跟「好聽」間還是有區別的。我這次聽見的是一個非常具有「寫實感」的「They Say It’s Wonderful」,當Johnny Hartman一唱出「They say falling in love is wonderful, so wonderful…」,那清楚的聚焦,讓他就像是站在那裡唱,我甚至可以指出,他站的位置就是在中央擺放BMC CS2的位置稍微偏左後一些,不超過半米長的距離那裡。好精準的聚焦!在Classical 15M上所聽見的Johnny Hartman不是最飽滿厚實的,但是聲音非常健康而且富有中氣。有中氣的聲音是什麼樣子的?當他把音量放開的時候,你會感受到一股聲音的能量,集中而有力氣,聲音密度感十足;這種有中氣的聲音,不僅具有穿透力,而且非常容易讓人聽清楚他在說什麼。有的喇叭會用一種中頻的渲染,讓聲音聽起來濃厚飽滿,乍聽之下覺得迷人,但那不是一種「有中氣」的聲音,只是比較「濃一點」、「厚一點」。Classical 15M上聽見的Johnny嗓音是我聽見過最有穿透力而有氣力的聲音。可見這顆壓縮驅動中高音有多厲害!Johnny 的聲音可有很大部分是由它來負責發聲的,難怪這麼強健精壯!

兼有暖意和活力

有實體感的豈止是Johnny的嗓音,Coltrane的tenor sax當然也是這張片子會常賣不衰的主因。以第三軌「My One and Only Love」為例,這首曲子前兩分鐘都是Coltrane的個人秀,這裡的tenor sax一樣富有暖意,但這裡暖意不是那種深夜室內的一團爐火般的暖意,更像是春日暖陽,不僅有溫度,更有亮度,不僅暖人心坎,更帶給人活力與富有精神的感染力。Classical 15M的細節重現能力很出色,但不是那種充滿細碎聲音的細節,而是讓每個細節被放大過地呈現給你看。所以這裡的細節聲音不是一群細碎、甚至鬆散的聲響散佈四周,Coltrane吹奏tenor sax的簧管氣流振動、Johnny的喉韻、Elvin Jones鼓組在後以刷動銅鈸以為襯底的騷動感,讓這首曲子的前後層次以及空間感在面前自然展開。Classical 15M把我也帶進他們這個「男人幫」裡,一起用自己的方式來訴說愛情。

廣告


音色剖析力強,層次清晰可聞

我注意到Classical 15M的鋼琴聲異常堅實,不僅顆粒感十足,而且具有光澤。因此刻意找一張鋼琴獨奏來確認我的聽感,到底剛剛那張錄音裡,鋼琴只是陪襯,不是主角,我沒辦法用以判斷Classics 15M重播鋼琴的本領。我在雷爾斯電腦的片單裡找到一張個人非常喜愛的蕭邦夜曲錄音,這是由義大利出生,卻常居法國的鋼琴家契可里尼(Aldo Ciccolini)所演奏的版本(Cascavelle, 3064)。大師甫於去年初過世,他指下琴音音色極美,而且富有層次,指法精妙,聽他演奏卻不感到一絲賣弄技巧的感覺,正是所謂大巧無巧。

Classical 15M重播的鋼琴琴音確實與眾不同,其泛音延伸自然而不感到任何刻意添加的人工甘味,有厚度的琴音讓鋼琴的每個擊鍵都很有真實感,這個厚度不是讓聲音變濃厚,而是密度很高的聲音質地,延伸好,讓琴音有光澤感,有厚度,就讓鋼琴結實有形。左手的低音連同踏板採下時的發聲相當乾淨,清楚的琴箱共鳴,把左右手演奏的琴音區隔的特別清楚。Ciccolini的演奏本來就沒有任何含糊之處,你幾乎不會在他的錄音記錄裡找到「模糊」,但Classical 15M更把這「清楚」,表明得更透澈明白。可見Classical 15M雖然是家用的號角喇叭,但它的鑑聽性能絕對優異!一聽到我選播這張唱片,柯先生停下他手邊的事,問我怎麼會選這張唱片?我告訴他這是我最愛的鋼琴家之一,這張蕭邦夜曲也是我版本推薦的首選。他笑著說:「這張我也很喜歡,你選片很特別喔!」哈哈,這算「英雄所見略同」嗎?不過,這也見得雷爾斯不僅會做喇叭,聽音樂也很挑的。

低頻快速、敏捷、有力

接著我換聽幾張流行和搖滾的專輯,柯先生與我一同聽音樂,越聽越覺得有趣,忍不住問我:「我看你年紀不大,怎麼盡聽一些老東西,你聽的這些都是我學生時代聽的。」大概找到一致的話題了,我們開始一起分享自己喜歡聽的音樂。我聽著自己所熟悉的唱片,卻總覺得聽起來跟以前聽的感覺不一樣。鋼弦吉他聽起來顆粒分明、鏗鏘有勁,更特別的是,撥奏琴弦時,琴弦由被繃緊而後釋放的發聲,在Classical 15M上聽得更明白些。那個清脆的質感,相當特別,我這樣說:很「清」,但不「輕」,是一種有重量的清明響亮;很「脆」,卻有「硬度」,是一種充滿能量和密度感的質地。鼓聲反應快速,非常鮮明,鼓點明確,結實但不厚重,許多擊鼓動作和鼓皮振動的細節,都能清楚呈現。如果要挑,喜歡聽低沈大鼓的朋友恐怕會不滿意,會覺得似乎鼓聲少了一點重量。

我把自己聽到的感受告訴柯先生和黃先生,年輕時也愛聽搖滾的柯先生告訴我,像雷爾斯這種現代號角喇叭,低音搭配使用大尺寸的W形布邊紙盆的短衝程設計單體,低頻表現方式與長衝程單體不同。一般喇叭的低頻靠一顆或多顆小口徑單體發聲,為了驅動足夠的空氣,單體前後活塞運動的衝程要長,才能推動足夠的空氣,但此時幾個問題就出現了:低頻的速度變慢、解析變弱,而且當單體活塞運動的衝程越長,失真也越大。雷爾斯號角喇叭上所使用的布邊紙盆單體,採短衝程設計,因為口徑大,所以不需要太多次的活塞運動就能推動足量空氣,因為衝程短,所以反應更快,聽起來低頻就更乾淨。隨後,黃先生放了一首hip-hop歌手Eve的「Scorpion」專輯,放起電音音樂,Classics 15M乾淨快速的低頻讓電音音樂少了一些迷幻感,卻多了幾分俐落和活力。你如果以為這類音樂的低頻就該是「Boom、Boom、Boom」的,聽起Classical 15M大概不太習慣,但多聽一下就會發現,當沒有了那種boomy的低頻,整個音樂的層次就更清楚了。低頻雖然不是那種滾滾大顆的,結實勁道卻相當少見。

接著,黃先生語帶神秘地說:「我讓你再試試不同的。」他和柯先生對望一下,兩人起來跑到前面把喇叭線從BMC CS2換接到一組擺在地上的老擴大機—Techron 5530 Power擴大機,前級則是Amcron PSL-2。柯先生告訴我,這組專業用的前後級擴大機,到現在二手市場上仍舊搶手,想要找到狀況好的機器還費點功夫呢。這個Techron 5530 Power擴大機在對應8歐姆負載下可持續輸出最大155瓦功率,總體諧波失真僅0.05%,即便帳面上數字並沒有比BMC CS2大,但一接上,就能感到專業器材與家用器材音色取向不同:家用器材聲音相對溫和一點、柔軟一些,即使是像BMC CS2這種僅是加了音控的後級,Techron 5530 Power聽起來就更快、更直、更坦白。

放大每個細節的鑑聽能力

柯先生接過iPad,幫我點選了一張「Hi Fi Flamenco」,這張也是發燒友很熟的專輯,裡面的吟唱聲音中氣十足,最讓人過癮的莫過於舞者踏步聲。Classical 15M的跺步聲結實而響亮,每個腳步聽起來都清楚的不得了。也許您要抗議,這張CD本來就發燒,怎麼放都好聽、都有臨場感,Classical 15M到底有什麼不一樣呢?我僅提兩點最明顯的感覺,其一,感覺地板的質地更堅硬,所以踏步聲音更為響亮;其二,聲音的反應速度快,所以讓腳步顯得更有力道,跟以往在其他喇叭上聽到的相較,如果過去的經驗是百分力,Classical 15M的力道是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力道,而且踏步速度更快、更狠、更粗獷。

面對15吋的紙盆低音,我很想試試double bass聽起來如何。黃先生幫我選播了一張藤原清登和鈴木良雄合作錄製的「Bass & Bass」專輯,兩把低音大提琴,沒別的樂器。以前在別的系統上聽,總覺得King Record的錄音好像低頻多了點,但這回在Classical 15M上頭聽,什麼都清楚了。Double bass該有的形體感和彈跳感一點不少,乍聽之下,似乎覺得低頻好像沒那麼多,但是多聽一下又覺得這樣真好,每個撥弦的動作都歷歷在目,那個琴弦與琴箱共鳴也明明白白。如果撥奏double bass的音符像是一個一個的泡泡,那平常我們就好像在陰天裡吹泡泡,Classical 15M則是在晴日下吹泡泡,不僅看的見,還看的清楚,甚至看見泡泡上的光線折射與倒影。

我再把iPad給接過來,選播了Dave Brubeck的「Time Out」,直接聽大家都熟的「Take Five」。位於左側穩定的鼓聲充滿細節,後方的double bass維持著穩定的節奏,提供了良好的節奏支撐,卻也把音場的前後左右距離感都拉了出來。當中那段有名的鼓組solo,我可以很清楚地聽到鼓面的振動,以及清亮酥軟的銅鈸聲響。Double bass撥奏時的琴弦振動細節也聽的很明白。至於Paul Desmond的alto sax,那吹奏時每一個吐氣的氣流感,似乎也被放大了。Classical 15M的鑑聽性能真是厲害,錄音好不好,演奏好不好,似乎Classical 15M都要插手管上一管,想打混摸魚都沒辦法。

號角之力、聲音之力

威爾第有齣歌劇叫做「命運之力」,我要借用其名,為這個下午所聽見的音樂下個註腳—「聲音之力」。Classical 15M可以把人帶到錄音最隱微之處,連最容易含混模糊的低頻段,也得清晰可聞;號角的高能量感,更是把音樂的精、氣、神都給喚醒了。這種聆聽感受在一般落地喇叭上是找不到的,這是號角喇叭專屬的特質。Classical 15M把專屬於號角喇叭的聲音,以最嚴謹的標準,卻配上實惠價格,提供給音樂愛好者。如果您早已在留意JBL鑑聽老號角,只是苦於買不到品相好、狀況佳的喇叭;或者您早就對號角喇叭的聲音有所嚮往,卻在歐美Hi End品牌裡,找不到那種有如手術刀精準切劃,直指音樂靈魂深處的號角喇叭;走一趟台北汐止的雷爾斯,或許Classical 15M是您的答案,也或許在雷爾斯其他產品間,會找到您號角喇叭夢的起點。


器材規格

Lals Classical 15M
型式:2單體2音路號角喇叭
使用單體:44mm壓縮驅動器+46 cm木質號角高音×1,15吋紙振膜低音×1
效率:98 dB
阻抗:8歐姆
頻率響應:43Hz – 20kHz
分頻點:1.6kHz
尺寸:600×760×510 mm(W×H×D)
重量:75公斤
建議售價:240,000元(不含腳架)
腳架訂價:36,000元
總代理:雷爾斯
電話:02-2647-5757
網址:www.lals-audio.com.tw


廣告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点赞

不喜欢

最新评论

  • 反馈建议:8229007@qq.com,10分钟以内必回!
  • 工作时间:随便什么时候

手机APP

扫描二维码

Copyright   ©2005-2019  hifitime Inc.  Powered by©Discuz!    ( 沪ICP备14012788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