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测 / 正文

贝多芬讲座指定用机-Playback Design Melot DAC

2017-8-3 03:19| 发布者: u-audio| 查看: 1322 |原作者: 文郭汉丞>图郭振荣

2016年慕尼黑音响展上,我在Playback Design的展场上见到创办人Andreas Koch,那是我第一次看到Melot DAC数类转换器,一同亮相的还有Syrah Music Server与Pinot ADC类比数位转换器,展场的布置很别致,搬来酿制红酒的橡木桶,机器就摆在上面,看著Melot、Syrah与Pinot的宣传文字,我不禁想问∶那Cabernet Sauvignon在哪里?

可持续升级的数位讯源

好吧,这是我瞎扯的玩笑,人家不会把所有葡萄品种对应的机器全部出齐啦。Playback Design新推出的Sonoma系列,总共三部机器,就是Melot DAC、Syrah Music Server与Pinot ADC,外加专用连接Oppo蓝光机的数位输出界面,Andreas把这一套Sonoma称之为瑞士万用刀,假如您把全套Sonoma机器凑齐了,那麽您不管从数位到类比,所有音响讯源需要的功能等於通通买齐了,而且Playback Design的独家设计架构,保证Sonoma系列拥有日後升级空间,透过韧体升级就能跟上最新的数位规格。

真的能一直升级吗?这是数位讯源啊?DAC晶片年年改朝换代,Playback Design怎麽能够光靠韧体升级来跟上时代?这就是Playback Design与众不同之处了。您看,人家设计的DAC,用的DAC晶片就是那几个品牌,不是Texas Instrument德仪(Burr pown)、Analog Device,就是Cirrus,再来个日本旭化成AKM,都是国际大厂出品的DAC晶片,品质有保证,而且国际大厂知道许多Hi End厂家喜欢玩「客制化」,所以在标准的数位滤波模式之外,还会保留空白的模式,让音响厂商写入自己设计的数位滤波,这样一来就能做出各种品牌DAC自己的声音个性。

可是国际大厂的标准DAC晶片,年年都改款,年年都升级,他们可不希望大家都用旧的DAC晶片,所以改新款DAC一定有新的技术亮点,而且不让旧的DAC晶片有韧体升级的机会,这样才能逼下游的音响厂商跟著国际大厂的脚步,年年推出新款DAC。这种模式不仅限於DAC产品,连携带式的数位随身听也一样,这是DAC晶片厂商绑架音响厂商的生意模式。

自家撰写的数位演算法

有没有办法脱离国际晶片大厂的紧箍咒?有,自己设计就好!怎麽做?用FPGA,就是Field Programmable Gate Array维基百科的翻译是现场可程式逻辑闸阵列,我知道翻译看起来有点难懂,简单讲就是可以改变部分逻辑运算功能的晶片,在FPGA晶片上保留许多模组让厂商自己定义,这样就能让预设的功能有自行客制化的空间。哪些人用FPGA自己设计DAC?我知道Playback Design与Chord都是用FPGA设计DAC晶片,英国dCS的Ring DAC也是自己设计,但我不确定是不是FPGA。

Sonoma系列的名称,其实源自1999年Sony的DSD计画,当年Sony推出高解析音乐格式DSD,可是没有相对应的编辑软体,为了让录音室有办法录音编辑,所以找来Andreas Koch负责Sonoma计画,推出Sonoma Workstation,生产大约一百多套,至今仍有部分Sonoma录音工作站依然在录音室工作。经过了十多年的时间,Playback Design用Sonoma当作产品系列的名称,颇有像当年Sonoma工作站致敬的味道。

不要看Melot DAC的尺寸比起一般DAC要来得小一些,就认为内容比较少,事实上Melot的技术含金量几乎可说是Playback Design最高的机器。为什麽说几乎?因为2017年即将登场的Dream系列,包括MPT-8转盘与MPD-8 DAC,技术成就超越了Melot。

时间更重於频率

话题回到Melot。Playback Design必须自己设计DAC,主要是数位滤波的设计观念与众不同,一般数位滤波采用固定频率领域滤波(fixed frequence domain filters),而Playback Design使用可变时间领域滤波(time domain variable filters),把重点放在音乐的暂态反应上面。第二个不同之处,则是舍弃传统时相锁定回路(phase-locked-loops, PLL),时相锁定回路利用校正时钟锁定并校正音乐讯号的时间,目的是要降低时基误差,但是从工作原理上来看,重新校正时间必需要时间来处理,所以PLL不可能百分之百把时基误差消除,只能「降低」时基误差。

不用PLL,那麽Melot用什麽东西来校正时间?他们自己写了独特的演算法,不需要使用PLL来锁定,而是透过演算法直接从读取的数位音乐讯号当中,提取出时间讯号,这样就不需要传统PLL的「锁定」、「校正」的程序。看懂了吗?PLL要先锁定然後校正,但是讯号一直源源不绝地送进来,PLL锁定校正的时间误差,就是新增的时基误差。Melot用的是Playback Design独家演算法,他们直接从送进来的音乐讯号里面提取时间,这样就不需要锁定校正。

听起来言之成理吧?没错,可是为什麽大家都还是用PLL,却不使用演算法直接从音乐讯号里面「提取」时间资讯?因为PLL的技术发展太久,也很成熟,即便有微小的时基误差,技术上来看是可以接受的微小差异,所以就没有人想去改它。但是Andreas Koch与自家团队工程师Bert Gerlach就是想要把时基误差完全去除,所以他们回归问题的源头,直接把PLL「杀掉」。因为必须加入自己撰写的独特演算法,所以Melot必须使用FPGA,这样才能写入与众不同的逻辑运算模组。

独家MEMS演算法

这套独家时基误差演算法,原厂称为MEMS(micro-electro-mechanical system),他们说这套独家演算法加上适当的数位缓冲,可以消除所有的时基误差。MEMS在2008年Playback Design创立时便有此一技术,但是这些年来一直在更新进步,Melot所使用的是最新也最好的版本,所以Melot推出之後,Playback Design早先推出的其他DAC也跟著受惠,MEMS都可以做韧体升级,而且是免费升级。

数位部分的独家技术大略表过,我们看到DAC的类比放大线路。Melot使用了双重双差动放大线路,让平衡线路的共模互斥CMRR效果更好。CMRR?这是什麽效果啊?这是行话,白话文就是降低类比线路噪讯,也就是让类比讯号放大更为乾净。还有,Melot的类比滤波强调「简单之美」,他们因为数位滤波加上独家演算法,早就已经在数位转类比的过程得到相当乾净无染的讯号,所以最後一段的类比滤波可以做得非常简单,而越简单的类比滤波,越能让声音变得自然。

在数位输入介面上,Melot应有尽有,从连接电脑使用的USB,到传统的同轴、AES/EBU,它还多了一组PLink,这是玻璃光纤数位输入,但是使用Playback Design自家的规格。假如您想听DSD,或是超高规格的DSD2、DSD4,必须使用USB或PLink数位输入。Melot最高支援到12.1MHz,这代表4倍频的DSD也难不倒它。

单一时钟校正

电源供应部份,Melot使用高线性电源供应器外加客制化环形变压器,外部则使用高科技电磁隔离,不过这项设计倒是相当传统,选择工作线性好的电源,外加优秀的隔离,可以让DAC不受到HF高频射频干扰。在Melot里面,总共只有一个校正时钟,所有数位相关的元件都使用这个时钟来校正,达到完全同步的工作状态。原厂表示,假如在一部DAC里面,电源、DAC与面板逻辑控制,各自都有校正时钟,那会导致非同步工作,对声音有不良影响,所以Melot使用了LED显示幕,而不是更新颖的彩色触控萤幕,都是为了好声的考量,不让Melot里面出现第二个校正时钟。

Melot还有一项销售亮点,那就是独立的耳机输出。原厂宣称任何难推的耳机都难不倒Melot,因为他们使用了平衡差动放大线路,而且是独立的耳机放大线路,不和固定放大的Line输出混用。我用Pioneer SE Master1搭配试听,驱动力很不错,但是我准备把这个评论交给U-Headphone耳机主编蔡承融,他会比我更了解耳扩的能力所在。

鲜活的音乐呈现

试听Melot的过程都在我家,搭配Electrocompaniet EC 4.8前级、Nu Force Reference 18後级,喇叭则是Wilson Audio W/P Sasha 2,前端讯源有YBA CDT 450转盘与Macbook Pro,连接CDT 450使用Transparent Reference XL AES/EBU数位线,而MacBook Pro则是使用Merging随机附上的AES 67数位线(外观近似网路线,但连接机器那一端是Canon头)。

我知道,选择Melot最重要的意义,应该是高解析数位音乐聆听,但是我手上仍有大量CD收藏,所以搭配CD转盘还是很重要的事。Melot有著鲜活漂亮的音乐表情,中高频段带著健康的明亮感,而且声音密度很高,即便声音光泽明亮,音乐形体与厚度依然饱满。听马友友与两位音乐家合作的「Bach Trio」,曼陀铃、低音贝斯与大提琴的特殊组合,虽是室内乐,光看配器的组合,就知道对音响系统两端延伸相当考验,Melot呈现出颗粒清脆鲜活的曼陀铃,而大提琴陪衬的旋律则铺上流畅的线条,再加上厚实的低音大提琴,两件都往低音域走的弦乐器,对比明亮活泼的拨弦乐器,Melot让您见树又见林,听见「Bach Trio」的生命力。

高解析音乐母带更能展现实力

搭配CD很好,换上高解析音乐母带更让Melot如虎添翼。听Bill Evan著名的「Waltz for Debby」专辑,「My Foolish Heart」开场时,音乐背景里面还藏著许多小酒馆里面的喧腾,鼓刷细碎轻柔的声响,配上形体结实的钢琴,低音贝斯的拨奏雄浑有力,在自由即兴的爵士乐声中,您还是可以清晰听到小酒馆内听众的细微声响,或是杯子碰撞的声音,或是有人中途咳嗽的小细节。我当然不是要大家去听那些听众的声音,而不去享受Bill Evans的爵士即兴,但这些丰富的音乐细节,就是把我们带入录音现场的关键啊!钢琴、爵士鼓与低音贝斯,占据音乐最重要的主角,相互对话,音乐背景偶而传来细微的咳嗽声,清楚让我们知道,没错,这真的是现场录音啊!曲终,热烈地拍手声,我不禁想猜现场有多少人。

Melot最高可以支援到4倍频DSD,但是我手上没有4倍频DSD,所以我只比较DSD 64与DSD 128。有什麽材料可以比?Opus 3唱片有一首非常出名的曲子,就是Eric Bibb的「Needed Time」,这首单曲我有DSD 64与DSD 128的档案,刚好拿来试试Melot。用DSD 64来听,很好,Melot呈现出清脆爽朗的吉他,Eric Bibb的嗓音则带有适当的厚度,些许沙哑的嗓音呈现Eric Bibb的沧桑蓝调味,随後加入的打击乐,相对位置清晰,口琴的强弱变化相当戏剧性。

让我对DSD 128有不一样的认识

换上DSD 128呢?音乐当然没变化,可是那种聆听的自然与真实感,更有强烈的类比风味。中高频段的延伸更为滑顺,低频段增添一分圆润感,或者说,在Melot能够充分展现DSD 128音乐档案的声音之美。我在其他能够支援DSD 128或更高的DAC上面,也曾经比较过这首「Needed Time」,可是Melot所呈现的自然滑顺、更上层楼的表现,让我本来不是很在意究竟DSD 64与DSD 128的差异,现在却回过头来思考,DSD 128这两倍频还真的有意思啊!是不是该多去搜集DSD 128的音乐档案呢?该是时候了。

来个阳光普照的音乐试试看吧!听贝多芬「第五号交响曲」的第四乐章最能振奋人心!我选了小克莱巴指挥维也纳爱乐的版本,档案格式是DSD 64(抱歉,搜集不到DSD 64)。从第三乐章的尾声听起,这是一段黑暗的通道,定音鼓轻微而连续的敲打著,弦乐迟疑地原地踏步,暗示著即将到来的第四乐章主题,但音色相当阴暗,直到弦乐群渐强,不中断进入第四乐章,铜管群光辉灿烂地演奏出英勇的主题,Melot把黑暗与光明的对比拉得很开,让铜管更显灿烂,随後的主题发展,主题越来越雄壮威武,法国号既有厚度又有亮度的音色,在Melot上面表现得既活生又漂亮,弦乐群绵密地对应,铜管群展现振奋人心的光彩,我专注地聆听,这Melot就是有引人入胜的声音魅力,而且这是1975年的录音,相隔四十多年,Melot真的带我穿越时空,就像回到录音现场一般。

又让人心痒难耐

听Melot会不会心痒难耐?会,但是我才刚换Merging NADAC,现在又来了个Melot,教我如何是好?不管了,先忍忍,把Melot送回代理商再说,但是在我与钛孚音响合办的「贝多芬全本管弦作品音乐讲座」上,我已经「指定」搭配使用的DAC,那就是Melot了!而且,我讲贝多芬第五号与第七号交响曲,就打算使用小克莱巴这张1975年的版本,播放DSD 64高解析音乐档案。假如您想听听看Melot的魅力,不妨来参加这一系列讲座,就能亲身体验Melot了。

器材规格

Playback Merlot

型式∶USB DAC耳机扩大机

支援取样率∶最高384kHz PCM,11.2MHz DSD

数位输入∶USB,AES/EBU,Coax,PLink

类比输出∶6.3mm耳扩,XLR,RCA

建议售价∶238,000元

进口总代理∶极品

电话∶+886-2-2792-9778

网址∶www.topaudio.tw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朋友^_^

1

点赞

不喜欢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0条评论 1322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2001-2013 hifitime Inc. http://www.hifitime.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沪ICP备14012788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2公安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