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唱片 / 正文

初登场-欧康诺在史坦威

2017-5-3 01:42| 发布者: u-audio| 查看: 693

欧康诺(John O'Conor)这个名字,真是好久没见了。这次Steinway & Sons一连推出两张钢琴独奏专辑,一张是贝多芬的迪亚贝利变奏曲(Diabelli Variations, op.120),一张则是海顿的钢琴奏鸣曲(No. 31, 33, 38, 47, 58,共五首),演奏者正是欧康诺。

这位爱尔兰籍的钢琴家,早年在都柏林求学,後来获得奥地利政府的奖学金,赴维也纳进修。在欧陆求学这段期间,影响他最深的,莫过於受教於肯普夫(Wilhelm Kempff)。透过大师的指导,欧康诺对贝多芬乐曲的演奏和诠释认识更深,1973年,他获得了维也纳国际贝多芬钢琴大赛的首奖,之後又赢得贝森朵夫钢琴大赛首奖。这让欧康诺的声名大噪,也叫他有机会得到唱片公司青睐,1980年代,Telarc公司推出他们的第一套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就是由欧康诺担纲演奏。後来,他又录制了贝多芬的钢琴协奏曲,以及几张舒伯特和莫札特,不过,他更为人所称道的录音,则是他录制的John Field的作品,包括夜曲、奏鸣曲和协奏曲。Field费尔德是爱尔兰作曲家,年代与贝多芬相近,他充满浪漫气质的音乐,影响到後来的萧邦、舒曼、布拉姆斯等人。身为爱尔兰钢琴家的欧康诺,力图推广费尔德的音乐,在他这端正又气质的演奏下,引领了许多乐迷认识这位作曲家。

这几年,欧康诺的录音少了,连我也渐渐忘了他,CD柜里还放著他的费尔德录音,但也许久没拿出来听了。这回在Steinway & Sons的唱片封面看到这曾经熟悉的名字,也提醒了我,是该把他的录音拿出来温习温习了。

不知是欧康诺自己的选择,还是基於唱片公司的指定,这两张CD的选曲,我认为都非常适合欧康诺。我从没在欧康诺的演奏中听见过有如吉利尔斯那样的刚毅雄浑,也没有如海席克那样的华丽洒脱,也没听过他弹得像阿格丽西那样狂放激情,亦不曾如同阿方纳西耶夫或波哥雷利奇那样深邃神秘,更未见有过任何超技凌厉的弹奏,好像早年的阿劳,或像那些从不少见的亟欲出头的年轻钢琴家。欧康诺就是一派端正、严谨,鲜少在演奏中刻意表现出自己的见解和独特感受,也没有什麽惊人的跨幅,好像李希特会在贝多芬演奏中展现的宽幅力度,欧康诺总是冷静又理智地弹奏著他所读到的音符和谱号,让音乐自己来说话。这样的人来演奏贝多芬和海顿,真是太适合不过了。

贝多芬一生创作过好几首变奏曲,不仅有为钢琴独奏写的,也有为大提琴和钢琴创作的变奏曲,其中还有些曲子是以歌剧中的段落为主题改写的变奏曲,听起来好生逸趣。这些变奏曲多半不长,多半在十分钟左右,较长者如英雄主题变奏,则有廿馀分钟,但是其中有一规模宏大者,就是迪亚贝利变奏曲,这首曲子长达五十分钟,甚至有的钢琴家演奏时间超过六十分钟。音乐史上大概也只有巴哈的郭德堡变奏曲能与之并论了。

一个简单的主题,发展成33段变奏,试图在不同的旋律、节奏和乐念中探索乐曲的内在意义,这就是变奏曲。我们可以将之比做变装秀,一个人藉著改换穿著、扮相,而有不同面貌的展现,但骨子里还是那个人。但是,就在这变模变样中,这个变装者重新认识了自己,也认识了角色,在这改换之间,有了更深刻的体悟。我甚至更常把变奏曲想成一个小说家,小说创作者要虚拟角色的个性,进入那个想像的世界,却在这其中提升了自己对人心、对人情、对人世的悟性。当您在听变奏曲时,可听见了那核心的关联了吗?

话说此曲是十九世纪初的一位作曲家兼出版商迪亚贝利的构想,他想要对因拿破仑战争而遭受伤害的家庭进行赞助和支持,因此自己写作了一小段圆舞曲,然後邀请许多当时奥匈帝国境内的作曲家撰写变奏曲,然後出版一本变奏曲集,所得将全数捐赠出去。贝多芬在受邀之後,不是写了一小段,而是洋洋洒洒创作出一阙33段变奏的宏大作品。他最长的钢琴奏鸣曲是第29号的汉马克拉维,演奏起来也不过40馀分钟,这迪亚贝利变奏曲却有50分钟之长。迪亚贝利的一小段旋律,却引发出33个各异的小宇宙,所以这曲子才有不同於他其他变奏曲作品的崇高地位。

欧康诺的弹奏,秉持著他一贯的古典风格,相当自律而节制,没有夸张的对比,没有机巧的简洁,前者有如李希特富有震撼的王者气势,後者则有蕾菲布富有舞曲性格的删节重复乐段的弹奏,另方面,他又能免流於许纳贝尔那古朴到近乎呆滞的机械演奏。第一变奏带有进行曲的风格,欧康诺的弹奏稳健中肯,踏办延音运用的节制,制造出一种成熟的性格。第二变奏里的断奏处理轻巧曼妙,透露出欧康诺的慧黠和幽默。到了第三变奏,则有较为鲜明的主题,欧康诺让声部层次清楚,音乐的明暗也显见了。虽然欧康诺从没有沾染到超技家的气味,在第五到第七段变奏的灵巧和明快,则需要演奏者俐落分明的手指弹奏,欧康诺弹出了清晰明确的音符,搭著阶梯扶摇而上。第九变奏的主题重现,进行曲风的雄健步进,欧康诺不像李希特给的那样带有野性的怒吼,他的和弦给的适切,听来一点没有浊气。第十变奏的快速音群如夏日午後的急雨,浇得大地一片清凉。虽然我认为欧康诺适合弹奏古典曲目,但若需要,他也可散发几分浪漫。第三十一和第三十二段变奏里藏著愁绪,犹如悲歌般的吟唱,在欧康诺弹奏下,没有自我沈溺的晦涩幽暗,却把持了漂亮的音色,铺陈出有幻梦场景的变奏。别道欧康诺就是一派端正严谨,听到这里,才知道他也有编织浪漫的才能。

肯普夫虽然录过两次贝多芬奏鸣曲,也录过协奏曲全集,偏偏遗漏了迪亚贝利,听说是因为他原本要为DG录制此曲,就在此时,他听到了蕾菲布的弹奏,就决定放弃计画,因为既然已经有了蕾菲布的演奏,这世界就不需要他再来井上添花了。不知这个故事的真确性,但肯普夫没有留下迪亚贝利变奏曲录音,却是不争事实。这下,徒弟出征,没有漏了师父的气,这是张让人听过之後还会想再听的迪亚贝利变奏曲。

器材规格

金革唱片

电话∶(02)8226-9909

客服专线∶0800-031-360

网址∶www.jingo.com.tw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朋友^_^


点赞

不喜欢

0条评论 693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2001-2013 hifitime Inc. http://www.hifitime.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沪ICP备14012788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2公安网备